阅读历史
换源:

第十六章 随风摆柳杀猪刀

作品:悟道天龙|作者:啃魂|分类:同人小说|更新:2020-03-30 23:56:01|下载:悟道天龙TXT下载
  断刀让钟灵恢复了一些冷静,一步一步距离武器架越来越近,动作显得越来越从容,无形中反而带给了龚婉和小柳更大的压力。龚婉和小柳当然不会傻得在这时候给自己增加压力,但它是不请自来,越想只会越严重。木婉清亦随之领悟了情势的变化及奥妙,暗笑道:“钟灵,好样的!这种情况都能迅速化不利为有利,难怪……”

  一个人面对龚婉,木婉清都有空胡思乱想了。这么轻松的比武应该早已获胜了才对,可对方硬是像一个不倒翁,又软得不像人。或许应该给它起个招式名‘随风摆柳’。soudu!org

  可恨它又不像那些固定的招式一样将动作固定下来,又不只是在随机应变。

  怎么办?

  真不该限制时间,否则只要逼着龚婉把酒喝光便成,大部分时候都还能站在一旁聊天。原来在比武的时候,表面越精妙的招式不一定越好,有时候站着不动都能增加克敌制胜的机率,关键在于怎么合理利用。

  “木姐姐,你只用那一招‘割喉’便成。”钟灵只能在心里想,担心说出来只会让木婉清更加不听劝。何况那是木婉清用来在高手面前保命的杀手锏,那么多次面对秦朝都没有用一次。

  原因可能比较复杂,既担心伤了他,又担心不管用,还担心给他留下很不好的印象。或准备留着那一手给将来找机会趁他不备杀了他,万一做不成地上夫妻便做地下夫妻。

  那一招实在太狠毒无情,在施展木婉清最拿手的一招修罗刀法‘割喉’后,紧跟着便是藏在袖中的另一招成名绝技。那还不算完,下面还有女人用来对付男人最凶狠的一招绝户撩阴腿。

  “唉!算了,又不是生死之战。若真是生死之战,难道小柳和龚婉就真的必败无疑吗?”钟灵暗中叹了一叹,换了把木刀,长度比刚才那把明显短上一节,却能用得更加顺手。

  万劫谷最擅长的那些刀法都是短刀,越短越巧妙,否则不会留下来浪费修炼的时间。

  从小,钟灵便觉得学万劫刀法是在浪费时间,因为它太多太杂,本来几十招都已经很多,却更要凑数凑出上万招来。但为了凑出上万招刀招,钟万仇对刀法的研究还真没得说,其中的精妙招式还真不少,所以连秦朝都见猎心喜,忍不住又开始给钟灵帮忙挑选、改造。

  钟灵终于开始对家传万法有了兴趣,学起来越来越自然舒畅,跟平时那种厌烦相对比,效果更是明显。

  不过,钟灵和闪电貂都是速度型,技巧最多只排第二,在力量上的弱势非常明显。特别是面对小柳那种力量型,一般力量型高手都只能靠边站。龚婉与小柳很可能是堂兄妹,因为龚婉的身体中一样有不小的力量天赋,被激发出来一样不可小瞧,只不能跟小柳比。有一次,龚婉在杀猪,正好被钟灵给瞧见,当时差点连眼珠子都瞪了出来。

  在龚家酒楼,杀猪也是习武之人的基本功之一,只是不好太显露在外,特别是在女人修炼的时候。当时龚婉只用了一把两个刀掌长的小刀,而且是左手反握刀,只一支右手便按住了一头两百来斤的大肥猪。钟灵平时见别人杀猪,最有味的是前半段,找几个还是新手的成年壮男,笨手笨脚半天还奈何不了一头猪,那情景实在搞笑。

  其实就算一头猪都知道怕死,拼了命还真是不可小瞧。当时钟灵怀疑那头猪是中了什么毒才动弹不得。那想法刚一出头就好像被龚婉预知,只见她一松手,那猪一阵狂蹬,立马来了一个侧翻。接下来那场面,虽不见有什么血腥,钟灵却发誓一辈子都忘不了了。用被激怒的家猪来修炼醉步和刀法,并增加实战经验,还真够异想天开!

  只可惜,龚婉面对一只猪都难下杀手。

  面对人那更是不用说,实战攻击力可谓低到了一种极限。

  或者,若说小柳那是转攻为守,攻即是守,那龚婉便是化守为攻,守即是攻,正好逆转。时间越长对小柳越不利,对龚婉却越来越有利。那头笨猪最终笨得自己力尽而亡。

  钟灵绝不认为自己会像那头猪一样笨,自认绝不会像那头猪一样至死都找不出对付龚婉的好办法。认真一想,一时间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可想。用心思考,龚婉那把短刀就算再短再巧再怪,总还是免不了长短相克,因此之前才改用长刀,而不用更熟悉的短刀,不想像‘剑神’卓不凡那样,剑法施展得越巧妙越被凌波微步克制。

  那傻子却还傻得奇怪别人怎么表现好像很自然越来越轻松?他当时那表现跟那头猪还真有得一比,越不管用,用得还越起劲,死都不信邪。怎么想都觉得当时那‘剑神’可真够傻的,竟不知换个套路试一试,又不真是头猪。现在才知他那不是笨,而是苦。而且是那种说不出的苦。如果能哭出来,肯定会好受一些。但他能哭吗?

  他是剑神呀!堂堂剑神,若一招未接就被打击得痛哭流涕,那才好玩,真可惜!

  再次想起那剑神当时的熊样,钟灵心里立即又舒服了不少。眼下龚婉和小柳的凌波微步或许都还只得了一些皮毛,但那醉步肯定像登天步一样不能用常理度之,若只论某一方面的功用,甚至还都骑在了凌波微步肩膀上。比如在滑溜方面,醉步像鱼在水中游一样,有它得天独厚的优势。且越来越像秦朝说的秋风未动蝉先觉,比随风摆柳还讨厌。

  “哼!最讨厌的还是大坏蛋秦朝。”

  本来钟灵认为,在秦朝那儿已经占了太多的便宜,占得都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却又觉得还远远不够,认为自己还是心太软,暗思:“若你真的肯帮忙,甚至只要不肯偏帮她们,现在苦恼的还是我吗!!?都怪你!你才是大坏蛋!黄眉虽然很臭屁,当初却没看走眼,真该用佛法度化了你,呵呵!”稍微自娱自乐了一下,自觉心情又好上不少,身体不再绷得那么紧。

  接着仍不急着进攻,学习那秦老家主,围着龚婉转了一圈,身体好像又放松了一圈。

  钟灵最初的想法好比直接用鱼网对付鱼,就算知道双手能更加灵活巧妙,还是不打算用手直接在水中抓鱼。不管想法有没有错,只一把长刀显然代替不了鱼网的作用。再说,想好了不一定能做好。何况比武之时哪里还有功夫细想,应该还是用平时熟悉的武功比较保险一些。越是熟悉,出招时越不用怎么想,招式越自然流畅,威力亦随之增长。

  醉步正是龚婉最熟悉的功夫,只说随时都能自由修炼的优点,一个月便抵得了一般人修炼一年。再加上酒功辅助,效果便很有可能翻倍。再加上十里香,效果再次翻倍都不无可能。再加上效果更好的百里香,效果还有可能再翻倍。再加上秦朝指点,最终的效果可想而知。何况,龚婉还没因为其它功夫而影响醉步的修炼,熟练上完全不打折扣。

  这么一来,面对龚婉,钟灵还有什么优势可言,何况还是改用不怎么熟悉的长刀。

  “作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你就不打算让一让吗?”本来不打算在战斗中耍嘴皮子功夫,想起自己从五岁便开始习武,生了病都不准有一日中断,在这方面母亲比父亲要严厉得多,为的是什么?总之,那绝不是无情……不敢再想,再想眼泪都要出来了,还是在这紧要关头,想不被误会都难。终于,钟灵还是忍不住,就算知道龚婉不会回答,还是开了口。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