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774章 威逼利诱

作品:带着仓库到大宋|作者:路人家|分类:玄幻小说|更新:2020-05-25 13:36:03|下载:带着仓库到大宋TXT下载
  青溪县,帮源洞。

  在听完手底下人的禀报后,模样干瘦的罗四海的黑脸顿时就皱作了一团:“这么说来咱们的存粮已耗去大半,连今年的秋收都熬不到了吗?”

  作为亲信,管着钱粮之事的马三儿有些为难地点头:“是啊,可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那好几万人都躲在山里靠着咱们接济呢,一两个月就抵得上以往一年的消耗了,所以这粮食就……”

  作为帮源洞这一带公认的山民首领,罗四海在当地的名声和势力自然极大,面子更是足够,真想要从别处山头弄些粮食来倒也不是太难。可一想到逃来投靠躲藏的方腊众人的具体数量,以及依旧驻扎在睦州城中,更派了不少人进驻青溪县城的大量官军,他就感到一阵不安。

  帮源洞说是洞,其实也就和寻常的村庄差不太多,不过规模更大些,附近方面好几十里,上千人家都听他这个首领吩咐,再加上其他一些诸如清河洞、长明洞之类的势力又互相交好,别看他们不是朝廷承认的官,可论在青溪当地的势力,却是盖过县衙的。他罗四海一句话,就能发动起好几千人跟着闹事,甚至是……

  可即便如此,罗四海也是不敢真与官军作对的,最多也就帮着把方腊他们藏进山中,并定时提供粮食等需求。但现在,多年积攒下来的粮食居然就快要见底了,这实在让他感到不小的压力,要真把粮食都用完了,过两年遭了灾,下面的弟兄家里可怎么办啊。

  马三儿见他为难,又跟着道:“还有,如今县城那边都已经贴满告示了,说是让我们提供方腊他们的所在,只要线索是实就有重赏。洞里不少人都有些动心了,但碍于四哥你才没有明说。”

  “哼,这些当官的就没一个好东西,他们的话更不能信。皇……方腊他们当初也是帮着我们做了不少事情的,更与咱们交好多年,做人怎能如此不顾义气?你给我把话传下去,要是谁真敢出卖自家兄弟,就别怪我罗老四不念情分!”

  就当马三儿苦笑着点头答应时,一个弟兄又神色异样地来报:“四哥,陆七,归五他们突然来了,说是有要事要与咱们商量。”

  一听来人身份,罗四海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们无缘无故地来我帮源洞做什么?”这几个与他身份相当,都是青溪当地某洞头领,虽然交情不浅,却也没到经常拜会的份上。但既然人都到家门口了,他也不好不见,只能是点头:“那咱们就去迎一迎,看他们有甚话说。”

  很快的,几个高矮不同,但同样黑瘦的汉子就与罗四海见了面,随后又被他引到了自己的堂屋里,不是像城里那样的瓦房,而是全由竹子搭建起来的宽敞大堂。在这个日渐炎热的天气里,这等屋子倒是显得要比别处更凉爽些。

  在请几个客人落座后,罗四海的目光却多半落到两个明显不是他们这边的男子身上。这两人一个白胖,一个文质彬彬,一看就不是在山里做惯了活的,而且从陆七和归五等几人对他们颇为恭敬的态度来看,这两人的身份还很不低,于是他们的来历也就呼之欲出了。

  山里人家没那么多的弯弯绕,心里有了疑问也藏不住,罗四海当下就发了问:“这二位朋友是?”

  “忘了跟四哥你引荐了,这二位乃是如今江南一地的头面人物,这位是之前的苏州推官,现在的杭州知府童沐童官人,而这一位就更了不得了,就是平日里咱们提得更多,也颇为佩服的谢默谢公子了。”陆七笑着给出了介绍,语气里多有恭敬之意。

  却听得罗四海越发不安,脸上连敷衍的笑容都没有了:“二位突然造访不知有何贵干啊?”

  “我二人自然是为了帮源洞的诸多乡亲而来。我们在青溪县时也听说了,说你们帮源洞最近缺粮,这个我们官府倒是可以帮上一把。别的不敢说,几万石粮食,我们还是愿意拿出来的。”童沐笑了一下:“另外,听说你们当地有不少山货和蚕丝都卖不出去,我们官府也有意按市价收下,不知这笔买卖罗四哥你可有意与我们做下啊?”

  “哈哈,这等好事哪有不愿意的,就是我们清河洞家底比不了帮源洞厚实,所以拿不出更多山货和蚕丝来。四哥,如何,这买卖可做得吧?”归五笑着垫了句话。

  童沐则把目光继续落在罗四海的面上,似笑非笑:“要是四哥你不喜欢拿钱,也可以换粮食,反正只要你点头,半月内,东西就能送来。”

  “官府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爱护我等小民了,实在叫人诚惶诚恐啊。”罗四海却不接他这话,突然问了一句:“怕不是藏着什么心思吧?”

  “能有什么心思,如今我江南的官府早和以往大不相同了,孙将军也好,这位童知府也罢,那都是一心为百姓谋福的。怎么,四哥你不会连我谢默都信不过吧?若你真觉着不可信,我可以留在这儿当个人证,这下你总信了吧?”谢默也跟着笑道。

  “谢公子的为人我江南一地谁敢质疑?”归五忙笑着附和:“而且四哥你是不知道啊,咱们洞那边已经和官府交易过了,当真是童叟无欺,大家也都得了相当的实惠呢。”

  罗四海的目光再度从他们几人面上一扫而过,这才嘿笑一声:“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恐怕二位如此帮着咱们另有所图吧?”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想让帮源洞的兄弟帮着找些人而已,那是一群造反不成逃入山林的逆贼。说实在的,他们在此对帮源洞的乡亲们也是一个大大隐患,官府要为民做主,自然得帮出剿平他们了。”童沐状似轻松地道,终于是道出了真正的目的所在。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宣传打探,方腊余孽的下落也被摸得差不多了。但是,那边的山林毕竟复杂,又有帮源洞这一伙人帮着遮掩遁逃,想要一举拿下他们终究困难重重。所以孙途就想到了把这些人给拉到自己这边,最好是能让他们帮着一起捉拿方腊人等,这才有了今日这一场见面。

  童沐因为之前都未曾立过什么像样的功劳,孙途又有意让他成为江南当地的文官之首,所以才会想着由他来说服帮源洞的人。而且相信以他的能力与口才,也确实能办到这一点。

  现在童沐果然在几句话间就给足了对方以压力,竟让罗四海短暂的陷入到了沉默中。半晌后,他才咬了下牙道:“我罗四海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却最重一个义字,山上的人与我交厚,也与我有恩,我要是不肯与官府合作呢?”

  “这个嘛,那就太遗憾了。”童沐叹了口气,苦笑了下道:“那之前说的买卖只能是就此作罢了。另外,你们包庇反贼的罪名也将被坐实,哪怕孙将军真有心维护,一旦朝廷知道了,后果也将极其严重。

  “还有,我已经打听过了,你们帮源洞一带的山民多半靠山吃山,靠着缫丝打猎打柴,然后背了山货去外头换取粮食布匹什么的。要是官府突然封山,把你们外出的路都给堵了,不知靠这一座山够不够养活好几万人呢?”

  他这话说得轻巧,但其中的威胁之意已极重,顿时就让罗四海整个人都是一震,目光已变得阴沉了许多。

  而另一边的陆七归五二人也着了慌,忙又说道:“四哥,你可别硬来啊,官府可不是我等小民能应付的,那方腊虽然与你交情深厚,可这两年咱们也确实帮他许多了,实在不好再为了他把下面的乡亲都给坑害了呀。”一旦官府真封山堵路,就连他们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自然是不敢此事成真的。

  眼见他还在犹豫,童沐索性把话都说开了:“我也不瞒你,你们帮源洞里也不是只有你罗四海一个可以做主的,那花老拐可是已经有心和官府合作了,要是你不肯,说不得我们就只能另寻人合作了。”

  这一句话终于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正如话中所说,罗四海在帮源洞里确实有个对头花老拐,虽然他势力声望都要低上一截,但也有不少人拥戴,一旦官府真就支持他坐上首领的位置,罗四海的处境可就危险了。

  一边是大把的好处,一边是深深的威胁,当这两个选择摆在眼前时,罗四海很快就知道自己该作何选择了。或许他以江湖人自诩,还很想和人讲义气,可毕竟不是孑然一身,拖家带口,甚至是领着一洞千多户人家的头领的罗四海是绝不敢真个意气用事的。

  半晌后,他终于颓然低头,口中轻声道:“我不会出手,也不会派人出手。我只会给你们一些具体位置,并让你们轻易入山。”

  “可以。不过在此之前,还请四哥你看好了手下山民,别让他们再上山,掺合到这件事情里来了。”童沐回答得很是痛快,事情已经成了!

  &&&&&

  又是周一啦,本卷将结,孙途也即将离开江南,来点票票当路费盘缠啊,不然孙将军要走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