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六章 间幕

  “想不到竟然抽到了和佐助一组。”

  看着手中的纸张,鸣人脸色有些纠结,心中喜忧参半。

  喜的是终于可以能够和佐助这个家伙进行一场正式的对决了。

  忧的是估计他没办法在中忍决赛中狠狠的揍日向宁次那个臭屁家伙一顿了。

  除非在第一轮淘汰赛对战后,两人的再次抽签能够碰到一起。

  但摆在鸣人面前的也有一个非常艰难的问题。

  “虽然很想揍宁次家伙一顿,但现在的我估计....大概也不是佐助的对手。”

  鸣人一脸纠结的轻声喃喃道。

  “自信一点,鸣人!”

  见鸣人脸色有些不好看,佐助思索了片刻,出言轻声安慰道:“把估计和大概去掉。”

  “佐助君说得对!”

  小樱一脸认同的点点头,附和道。

  啊啊啊啊啊!

  这个混蛋佐助,说话还是这么讨厌!

  为什么,小樱也一直站在他那边!?

  闻言,鸣人心里有些抓狂,指着佐助大声道:“臭屁的家伙,得意什么,下个月的比赛,我一定会在全村人的见证下,打败你这个家伙,让大家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天才忍者,哼!”

  小家伙们看起来士气都很足嘛!

  卡卡西看着眼前的三个学生,心中涌起一股暖流,等到三人再交谈了一会后。

  才轻咳一声,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开口说道:“为了应对一个月后的中忍考试,我决定给你们安排一段长时间的特训。”

  “首先是鸣人,这段时间你就跟我修行体术吧。”

  “咦?”闻言,鸣人有些嫌弃的看了卡卡西一眼。

  “卡卡西老师,你真的能教我体术?”

  这几个月来,在鸣人心里,卡卡西老师就是扮演着偷懒耍滑,懒散拖沓的角色。

  迟到!偷懒!摸鱼!

  关键是身体还虚!

  身体这么虚的家伙,能教自己什么厉害的体术?

  “这个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卡卡西轻咳一声,无视了鸣人嫌弃的眼神,转过头对小樱开口道:“小樱,你这边也是,至于佐助....”

  “我自己修行就可以了,卡卡西老师。”

  还未待卡卡西说完,佐助便以出声。

  “卡卡西老师能教我的都已经教了,而且老师前些日子给我的东西,我还没参透完毕呢,正好趁着这个月好好参悟一下。”

  “嗯,好吧。”

  卡卡西沉默了半响,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若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随时可以过来问我。”

  就如佐助所说的,自己能够教给他的东西,这两年多都已经教得差不多了。

  真的是一点存货都没有了。

  索性就如佐助所说的那般,让他自己一个人静修一段时间,说不定效果更大一些。

  这一个月,自己花费在鸣人和小樱的心思和时间也能多一点。

  “那么,就这么定了,佐助这边独自修行,鸣人,小樱,明天早上八点,第三训练场集合!”

  “嗨!”x3

  “解散!”

  ..............

  傍晚,天空被夕阳染上了血红色,像燃起了熊熊烈火,桃红色的云彩变得朦胧而迷离。

  从死亡森林的中央高塔出来后,已经是傍晚时分。

  木叶东街处。

  在街头告别了小樱鸣人二人后,佐助独自一人在村子这条大街上,宇智波族地的位置处于木叶东部的角落处,

  这条东街是他每天前往族地的必经之路。

  佐助一边走着,脚步不急不缓,一边脑海中不断的在规划着什么。

  突然,佐助脚步为之一停,抬头向左边的花店看起。

  山中花店。

  这个并不是井野家的那个花店,而是其他山中一族的花店。

  和奈良一族以药材和养鹿为副业一样,山中一族的副业便是园艺和花卉。

  脚步定在原地,静静的看花店一会后,佐助抬脚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

  一名橘红色头发捆成马尾状,大概二十三四岁的青年男子。

  见到佐助走进来后,青年男子明显愣神了片刻,但随即马上反应了过来,脸上挂上了职业的微笑。

  “客人是来挑花的吗?”

  “嗯,过来看看。”

  微微点点头,佐助平静的说道。

  “客人知道各种花的花语和象征吗?”橘红发男子温和的开口询问道:“买花可是很有讲究的哦,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人,送的花都不能随便乱送,客人要买花送给谁呢?老师?同伴?还是....喜欢的女孩子呢?”

  说到最后的时候,橘红发男子的语气中带上了少许调侃的意思。

  但佐助却能听出他的调侃是伪装的,甚至连他温和的语气都是装的。

  “都不是。”

  缓缓的摇了摇头,佐助回答道:“是祭奠亡人。”

  闻言,橘红发男子一愣,但心中很快便已了然。

  也对,今天是7月6日,再过几天就是宇智波灭族的祭日了。

  沉默了一会后,橘红发男子开口道:“如果是祭奠亡人的话,我推荐客人挑选白菊花,白菊花寓意是悼念、相思,一般是在悼念死者的时候或者是在祭祀和扫墓的时候来使用,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

  “那就白菊花吧。”

  佐助也没有过多挑选的意思,直接选中了男子推荐的白菊花。

  “那客人需要多少白菊花?”

  橘红发男子温和一笑,明知故问的说道。

  “多少....”佐助呐呐自语了一句,没有第一时间回答男子的问题,缓缓的扫视了一眼花店后,最后将视线放在男子的身上。

  “你店子里的这些花可不够,远远不够。”

  在佐助那平静的眼神看过来时,橘红发男子心中莫名一慌。

  但作为山中一族少数几个精通感知能力的人,他又没在佐助身上感知到任何杀意和恶意。

  更何况宇智波佐助怎么可能会莫名奇妙的对他产生杀意呢?

  除非他知道那晚的真相和自己的身份。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那时候他才多大?自己的身份也是绝密。

  而且,杀死宇智波全族的都是宇智波鼬那个家伙。

  他们当时只是负责收尸,洗地而已,可没有杀死任何一个宇智波的人。

  定了定神,橘红发男子只当自己想多了,笑着开口道:“客人如果需要大量的白菊花的话,也并不是多大的问题,我们山中的花店在村子还是有不少的,你可以给我说个数和地址,第二天早上,我这边就可以给客人送过去。”

  “1754份,麻烦明天送到宇智波里面。”

  除了那晚死去的几百名宇智波,剩下的都是木叶建村60年以来因为战争或者伤病,自然死亡等各种原因死亡的族人。

  商定好了事项后,佐助便付了定金,转身离开了花店。

  橘红发男子一脸微笑的目送佐助离开,待佐助远远离开后,脸上的微笑顿时消失不见,变得无比冷漠。

  抬头向屋檐处望去,哪里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一名身穿几乎覆盖全身的防护服,脸上带着一个遮盖上半部分脸的护目面具的黑发男子。

  相互之间点了点头,黑发男子下一刻便已经消失不见,朝着佐助离开的方向赶了过去。

  山中风!

  他是直属志村团藏的“根”的暗部成员,志村团藏的护卫,左膀右臂,最信任的属下之二。

  当然,在四年前根组织被三代火影强制解散后,山中风现在明面上的身份就是一个退役在家,开店的花店老板。

  默默的走在回去的路上,佐助脑海中涌起关于之前花店老板的所有信息。

  油女取根!

  那名暗中监视他的家伙,同样也是志村团藏的护卫,左膀右臂,最信任的属下之二。

  不过,与山中风明面上的退役忍者身份不同,现在的油女取根依旧担当着隶属于火影暗部的职位,暗地里却只听从志村团藏的命令。

  ‘要杀团藏的话,少不了要从你们两个身上打主意呢,呵呵...’

  佐助心中轻笑一声,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意。

  渐渐的天色夜晚,当佐助不急不缓的走到宇智波族地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昏暗了下来。

  身处屋顶隐蔽处的油女取根面无表情的看着佐助走进家中,又在原地里静静的待上了近一个小时后,才转身离去。

  几个纵身跳跃,身影快速消失在黑夜之中。

  就在油女取根离开后不久,一道人影从宇智波族地来窜了出来,静静待在原地几分钟后,身形仿佛化作鬼魅一般,神不知鬼不觉的跟了上去。

  几分钟后.........

  油女取根来到木叶西边的一处貌不惊人的商店中,不动神色的观察了下周围,几只肉眼难见的磷坏虫回到了他的身体内。

  发现并无异样后,便打了一个莫名的暗号,随即朝着商店走了进去,

  “原来是躲在这里啊。”

  黑夜中,佐助目送油女取根走进商店后,嘴角微微弧起。

  第二天。

  夏日的清晨,晨曦徐徐拉开序幕,湛蓝的天空像刚刚被清水洗过的蓝宝石一般,温润的风轻轻扫着,微微拂着一切。

  木叶第三训练场中,一向爱迟到的卡卡西这次居然鲜有的准时了,倒是让鸣人和小樱啧啧称奇。

  “咳咳!”卡卡西轻咳一声,无视了两人的吐槽。

  “接下来,就开始我们的特训!”

  说罢,卡卡西直接分出一个影分身,开口道:

  “小樱,你这边暂时先跟我影分身一起。”

  小樱点点头,也不多说,直接跟着影分身力离开了原地。

  “想不想在一个月后的中忍决赛上打败佐助?”

  小樱走后,卡卡西看着稍显不耐烦的鸣人,笑眯眯的说道:“我这里可是有一个非常适合你的术哦。”

  “卡卡西老师,是什么术!?”

  闻言,鸣人顿时来了兴趣,连忙追问道:“这个术能够让我打败佐助?”

  “也不能说绝对,毕竟佐助的实力想必你也最清楚不过了。”卡卡西摇了摇头,说道:“只能说这门能够极大的增强你的实力,打败佐助的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鸣人急忙催促道:“那还等什么?卡卡西老师,我们赶快开始吧!”

  “别急,我先问你,对于人体的穴位你知道多少?”

  “不能说全部知道,但也差不多吧。”

  “那看好了!鸣人!”

  卡卡西点头,也不意外,身体猛地爆出大幅度的查克拉,周边的气流泛起汹涌。

  “这是粗眉毛的!?”鸣人一愣,连忙追问道:“这是八门遁甲!?”

  “卡卡西老师,这个你也会吗?”

  “不错!对于我来说这个并不是什么高难度的术。”见鸣人一副震惊的模样,卡卡西心中十分得意,表面上却显得无比淡然。

  “这是一种解除身体对查克拉的限制,让过盛的能量释放出来的招式。查克拉流动的经络系统中,抑制及控制着体内的查克拉的地方分别有开门、休门......”

  “但是,在获得力量的同时,施术者本身会遭到损伤,所以此术被列为禁术之一.....”

  卡卡西很快的将八门遁甲的来历特性等等介绍了一遍,鸣人也默默的听着,一直待卡卡西说完后,才追问道:“还有呢?还有呢!?卡卡西老师。”

  “还有?还有什么?”

  卡卡西一愣,不解其意,鸣人开口道:“卡卡西老师你现在应该只是休门状态吧,赶快给我看看五门,六门后的样子吧,卡卡西老师。”

  在与李洛克的体术较量中,鸣人还是非常遗憾没能领教到五门的威力,想从卡卡西身上满足下好奇心。

  卡卡西嘴角一抽,沉默半响后,闷声道:“这差不多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不是吧?”鸣人皱起了眉头,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那个粗眉毛作为下忍都能开五门,卡卡西老师好歹你也是个上忍诶,居然连他的一半水平都达不到?”

  “这个嘛,就像你经常说的那句话一样,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小李虽然是下忍,但他体质非常适合这门禁术,我的体质就不太合适。”

  卡卡西淡淡解释了一句,话音一转:“不过,虽然我只能打开两门,但对于八门遁甲的修炼,我都已经研究透彻,教你的话,还是没有任何问题。”

  “陈老师跟我说过,人的体质差,无非三个原因,先天不足,训练不够,吃得不好。”

  鸣人似乎并没有听到卡卡西的解释,反而摸了摸下巴,一副沉思分析的样子:“卡卡西是当年最出名的天才,先天不足排除,卡卡西老师虽然平常偷懒很多,但能成为上忍,训练方面应该也不会松懈.....嗯,那么就只有一个了。”

  “卡卡西老师,你是不是平常吃得不好?”

  卡卡西眉毛一挑,否认道:“不,我平常吃得还不错。”

  “不对,卡卡西老师从你的体质来看,你平日肯定吃得不好!”

  鸣人总结了一句,随即又似想起什么:“我记得陈老师说过,像卡卡西老师这样身体虚的人,除了平日的食补外,也要吃一些固本培元,补肾壮气的药物,山药、枸杞子、鹿茸、还有....嗯....”

  听到这,卡卡西竖起了耳朵,连忙追问道:“还有什么?”

  “卡卡西老师,你感兴趣?”鸣人扫了一眼卡卡西,其实他也只是随意说说而已,搞不懂卡卡西为何如此急切。

  “这个嘛....”卡卡西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帮我朋友问问。”

  “红豆泥?”

  鸣人有些怀疑的目光看向卡卡西,最后还是点点头:“好吧,不过,我暂时想不起来了,等我回去问问。”

  “嗯,问清楚一点,我这个朋友他很急!”

  “好了,这个话题就先跳过一边。”卡卡西拍了拍手,将话题转了回来。

  “接下来,我就传授给你八门遁甲的修行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