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305、完结章

作品:女配不做恋爱脑(快穿)|作者:青雨梧桐|分类:同人小说|更新:2020-09-16 13:42:17|下载:女配不做恋爱脑(快穿)TXT下载
  卫卓又不是傻子,很敏锐地察觉到了今天的谢胤有些不太对劲。

  他入狱也就十天不到,说是入狱,其实只是换了一个院子待,只是被限制了人身自由。谢胤看起来清减了很多,嘴唇上方能看到些许青茬。

  他穿着一件月白锦袍,头发一丝不苟地用玉冠束好。

  他待她时,总是温柔细致的,脸上时常带着三分笑意,总容易让她忽略掉他皇子的身份,两人过起日子来都有一种细水长流的意味,让人很舒服,她几乎都要忘了自己的任务,很少能过这种平淡却舒心的日子。

  这次他突然出事,算是这一年中发生的最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为什么不该回来?”卫卓问他。

  谢胤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她,用一种从来不曾在他身上出现过的复杂神色。

  “来不及了。”他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卫卓最开始不明白他是还什么意思,但是她很快就知道了。

  门帘被人从外面拉开,春香进来通传,“五爷,有个自称叫刘昊的人求见。”

  谢胤看了她一眼,随即将目光落在卫卓身上,迟迟没有说话。

  卫卓也意识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是很清楚为什么现在谢胤会毫发无伤地回来,是有人求了情,还是皇帝想通了找了替罪羊了?

  “让他进来吧。”

  谢胤愣了一会儿神,才走过来,“卫卓,跟我一道去见客人吧。”

  卫卓并不知道这个刘昊是何许人也,为什么谢胤竟然要带着她一起去见客。

  谢胤几步走过来,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犹豫拉不拉她,结果他还是将手负于身后,就着外面伺候的婢女揭开的门帘,一低头准备出去。

  卫卓想跟着走,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风尘仆仆,好歹也要换一身衣裳在去见客。

  “五爷,容我换身衣裳吧。”

  谢胤闻言转过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身上穿的是一身面料很普通的棉服,棉服上面还有些地方弄脏了,她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她是五皇妃,虽然他不受宠,也可保她衣食无忧,光鲜亮丽。

  五皇子点了点头,“去吧。”

  卫卓重新沐浴更衣梳洗,半个时辰过去了。

  谢胤没有站在房间里等她。卫卓走出房间,就看到他背着手站在檐廊下的台阶上,极目远眺着天际。

  卫卓也跟着抬头看去,天空是浅灰色的,今晚上应该会下一场暴雪。

  谢胤听到动静,转身看来,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能看出来她这几天吃了不少苦头,人也瘦了不少。谢胤感觉自己的眼睛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连忙别开头。

  “走吧。”

  卫卓默不作声,跟着他一道往外走。

  青石板路已经被下人打扫得干干净净,湿漉漉的,照出了行走其上的人影,两人的脸色和天上的云彩差不多,都是灰色的。

  到了花厅,卫卓看到花厅外面站着一排带刀侍卫,从他们穿的衣裳可以看出,这些人不是皇子府的,那么就是那个客人带来的。一边的客人上门,不会带侍卫,何况这些侍卫的刀都佩在腰上。

  她没有问这些人是谁,而是跟着谢胤往前走。

  谢胤突然顿住了脚步,他没有转头看她。卫卓听到他轻声:“你还记得吗?你说过若是有朝一日我能胜出,就让你做金枝玉叶。”

  卫卓没有说话,但是她也记得,这是在那日回门的马车上,她跟他说的。

  谢胤说完之后不再停留,带着她走近了花厅。

  花厅里面坐着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的男人,他穿着一件红褐色的棉袍,头上戴着黑纱帽,脚上踩着一双雕花鱼龙官靴。

  他看到谢胤和卫卓走进来,将目光快速地从卫卓身上扫过,站起身对五皇子拱手,“属下奉皇命接五皇妃进宫。”

  谢胤似乎早就料到了,一张脸迅速地失了血色,没有说话。

  那叫刘昊的走上前来,看着卫卓道:“五皇子,请吧。”

  卫卓看向谢胤,他在她前面两步,始终没有将头转回来。

  她离开得很悄然,若是不注意这些人脚上的官靴,谁都不知道这辆毫不起眼的青帷马车是去往宫中。

  “宿主。”脑海中响起了巴拿拿小心翼翼的声音。

  卫卓阖目靠在马车的车壁上,没有说话。

  “你没事吧?”

  卫卓还是没有说话。

  马车摇摇晃晃的很快就进了宫,而她下了马车之后,一辆小轿已经等候在一旁了。若是没有前面这出,还以为她是在皇宫里受到了多大的恩遇呢。

  “没事的,你名义上是公主,皇帝也应该不会太为难你的,毕竟,你只是个小婴孩,当年的事情又不怪你。”

  卫卓坐着这顶小轿,被送到了一个偏远不起眼的地方。

  大概过了三天,她才见了皇帝一面。

  皇帝过来的时候是傍晚,她才刚吃好饭。她这边伺候的宫女只有两个,皇帝自己打帘走了进来。

  房间里没有烧炭,皇帝对她的心思复杂,这件事涉及到皇家的脸面,在他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他不知道皇后竟然敢这样大胆!一种被深深欺骗感让他这几日怒火中烧,可是这件事非得慎重处理,若是让天下人知道他被一个女人耍得团团转,将一个外姓孩子立了太子,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就是写进史书,后世人也会笑他有眼无珠。

  可是面对这个自己的女儿,皇帝心情十分复杂。他还有很多公主,这一个多她不多少她不少,可是怎么处置就是大问题。最最要命的一件事就是,他亲自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自己的儿子!

  这种有悖人伦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他身上!

  这让皇帝勃然大怒!若不是因为皇后的蒙骗,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发生在他身上?更可恶的是皇后明知道这两人是亲兄妹,当初竟然不加以阻止,就任着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他每每想到这事就气得心梗。

  卫卓很就没有看到皇帝了,上一次大概是中秋佳节的时候,她跟着五皇子一起进宫。当时远远地看到皇帝也没有注意,今天在见,才发觉皇帝已经垂垂老矣,脸上的皱纹变化尤其大,看上去不像是还不到六十的人,看着就像是七十多岁的,佝偻得很厉害。

  卫卓站了起来,皇帝看着她,也没有说话,看了她一会儿,才自顾自地走了过去坐下。

  他今天再次见到这个卫卓,知道她是自己的女儿之后,心里还是不由得有些心软,虽然当年的事情是皇后做下的跟她没有关系,如果她要是不嫁给了五皇子,今天他就会原谅她。可是她却嫁给了自己的兄长,这样惊天的丑闻,谢祯绝对不允许天下人知道。

  要保守这个秘密,她就必须死,或者终身囚禁。

  来之前谢祯一度有些犹豫不决,到底是赐她三尺白绫还是终身囚禁。等见了她之后,谢祯终究不忍心了,才十六七岁的姑娘,因为她母亲的错误生命就要终止与此,实在是太让人不忍。

  事到如今,卫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不过她这个时候要装作不知情,否则皇帝就会以为她早就知情了,却还是嫁给了谢胤。这样对她没有好处,只会让被欺骗的谢祯更加的恼怒,

  “给皇上请安。”这时候了,她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自称才好。

  谢祯脸色复杂地看着她,他不知道卫卓是不是已经知情,她若是不知情还好,若是知情…

  谢祯没有坐多久就走了,也没有跟她说多余的话。

  到了这个时候,卫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拿拿啊拿拿,都说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怎么我也竟然有一天栽到了男人的身上。”

  巴拿拿安慰她,“人生在世不称意之事十有八.九,谁能想到之后的事情会怎么发展呢。”

  卫卓靠在椅背上,自嘲一笑,“谢胤不就知道吗。”

  巴拿拿顿时无言,“这件事怪我。”

  “怪你什么呢,你一早就告诉过我谢胤这个人是先知。我一直都先入为主地以为他只是知道前世的事情,所以一直没有往这方面考虑。”

  “现在看来,这位先知知道的就是这辈子会发生什么事,我一直都以为是因为宁樱公主的死,才导致了后面这些事发生了变化,现在看来不是的,就是以为这位先知的介入,所以后面的事情,才会有这么大的出入。”

  “是的,一些世界的基本盘其实不太稳定,如果有种异类的人出现,就有可能会导致空间发生紊乱,现在看来,为什么黄河决堤会提前几年,党项人进犯也会提前几年就能解释得通了。”

  “他早布置好了一切。他知道黄河什么时候决堤,现在看来,当初他回家跟我说的那些话,安只不过是铺垫罢了,他竟然能提前布局这么久。他肯定早就知道了水患最终会是什么结局,也知道了党项人会来进攻,那么那些党项人其实是他派人杀死的,嫁祸给了太子和大皇子,借太子的手除去大皇子,然后,最后一招就是除去太子,除去太子可太容易了。去年我回门的时候将奶妈给接了回来,回来之后就一直让她住在皇子府里面,我不太喜欢这个奶妈,因为她也不喜欢我,所以我不怎么关注她,现在想想,这个奶妈已经两个月没有消息了,我也是太疏忽了,竟然两个月都没有发现她失踪了,现在看来,是谢胤将人给藏起来了,太子也知道前世的事情,肯定也在查奶妈的下落。我发现我们都将谢胤看得太简单了。”

  “他到皇上跟前将当年的事情和盘托出,有奶娘的作证,再加上当年的那些个蹊跷之处,只要有心查,只会查出当年的真相,现在看来,谢祯已经相信了太子不是他的孩子,我才是,刚才他看我的眼神都那样复杂,我猜想他当时心里在想到底是杀还是不杀。”

  卫卓冷静下来之后,回想这些事情,只觉得处处都是破绽,只是因为她先入为主地信任五皇子,他表现得实在是太过于温顺了,谁能想到这些事情竟然是他背后谋划的呢!

  这也就难怪当初宁樱公主会突然被人弄死。宁樱公主要是不死,她估计都不可能会被皇帝指给谢胤。

  这种被人欺骗的感觉糟透了。

  卫卓不知道皇帝是不是真的准备弄死自己,现在自己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但是她不能任人宰割。现在皇帝还不知道她真正的身世还好,若是知道,一定会杀了自己。

  卫卓趁着天黑就从房梁逃了出来。

  估计是没想过她一个弱女子能从重重宫闱中逃走,所以宫殿里面并没有人,只有外面有羽林军把守。

  她进宫都是悄悄的,谁都不知道她进来了。

  她站在高高的城墙上,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去何方。

  不用说,皇后和太子经过这件事一定会跌下神坛,她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一半。她现在还有另外一半的任务,以及自己的任务。

  谢祯第二天就知道了她不见了的事情,虽然下令在宫中四处搜查,但依旧没有找到人。

  谢祯担心夜长梦多。

  这件事也促使了谢祯下定决心迎战,他将太子派去了前线。

  谢崇华和卫卓一样,知道的都是前世的事情,前世的事情对他现在的帮助不大。

  他的太子妃已经定下来了,就是文阁大学士的女儿,孟章书。

  他一直在查前世杀死他的人是谁,头号怀疑的对象就是孟章书,他其实不太愿意怀疑她,因为他确实爱过这个女人,即使时隔一世,他对她余情未了。

  这辈子她又成为了他的太子妃,他却没有惊喜的感觉了。

  任何东西,只要和自己的私欲以及权势挂钩,即使是纯洁的爱,也难免会变得有些污浊。

  但是因为现在他并没有成为皇帝,而且因为他是东宫太子,对他一直心怀觊觎的人也一直都很多,他腹背受敌,实在是查不出当年的真相。

  而就在这时,皇上让他带兵去抵御党项人。

  这在前世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情,他虽然也学习过兵书,但是从来没有过实战的经验,就算是到了前世的后来,他也从来没有去过战场。

  谢祯现在要他带兵出战,岂不是让他去纸上谈兵?

  可是皇命如山,他现在要是拒绝,就好像他不愿意去战场为国家效力一般,而且他一直都主战,现在若是上书说自己不行,肯定会被人耻笑他原先是做做样子。

  而且皇帝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已经将京城的党项使者都已经下令砍了头,这次是他下令砍头,绝没有回旋的余地。

  太子无奈,只能领兵出发。

  而这时的秦镇也收到了命令,要和太子配合,从后面切断党项人的退路,要将深入中原腹地的党项人永远地留下来。

  卫卓出了宫墙之后,没有去找谢胤理论,她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次出现的时候,除了曾经见过她一面的秦镇,谁都不知道她是谁。

  “你不知道,皇上现在已经知道了太子的真实身世,将当年的事情公布于众未免太失脸面,所以他这才将太子派上战场,将军百战死嘛。太子死在了沙场之上,就很正常了。谢祯现在没多少时日可活了,我觉得他现在可能有心将皇位传给五皇子,毕竟从五皇子的表现中来看,他是他这些儿子中最有出息的一个了。”

  她看着秦镇,“还有一点事就是,五皇子知道我是你的女儿的事情,我相信这场战事过后,他一定会跟皇帝说这件事,到时候别说你了,就是你秦家一门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皇上怎么会知道?当年的事情,没有别人知道了。”

  “那么我怎么会知道呢?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卫卓道。

  秦镇沉默无言,是啊,若说当年的事情没有第二个人知道,那么卫卓是如何得知当年的事情的呢,可见当年还是有知情人活了下来。

  “你到底是如何得知的?趁着现在皇上还不知道,赶快将这个知情人灭口。我出了事,你以为你就能活下来吗?”

  对于这个便宜女儿,秦镇本来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当年的事就好像是做了一场梦,若不是卫卓过来找他,他甚至不知道当年那人竟然是皇后。他从来没有见过卫卓,卫卓于他跟陌生人也无异。只不过卫卓那一身好武艺让他有些刮目相看,这军中能与他有一战之力甚至打赢他的,也就只有卫卓了。但是卫卓只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如何就有了这一身的功夫呢?这让他惊讶的同时,也感到惊喜。

  他虽然也有儿子,但是儿子天生瘦弱,根本就无法习武,他时常感叹自己后继无人,如今凭空多出来的这个女儿是个武学奇才,他嘴上不说,心里是很高兴满意的。

  卫卓凑过头来,“秦将军,左右你都是个死,不如豁出去拼一把,自己揭竿而起,推翻谢家,自己做个皇帝,当家作主大权在握岂不是更好?你现在有兵有粮,这事若是好好的密谋,成功的几率还是很高的。”

  秦镇瞪大了眼睛,虽然他觉得这个女儿的胆子很大,只身就敢两次来战火蔓延的边境,但是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女儿胆子会大到这样的地步,竟然连皇位都敢肖想!

  秦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把捂住了卫卓的嘴,“胡说什么!”

  这军中可是有皇帝派过来的监军的!若是被人听去了,可不得了!

  “我说的是真的。”卫卓将他的手掰下来。

  “你知道什么?就算是能侥幸成功,这天下必然大乱,百姓流离失所不说,生前死后都会被人戳脊梁骨!”秦镇严肃道。

  他从来没有起过造反的想法。

  “这天下可没有神仙来规定必须就得姓谢。更朝换代是发展之必趋,也没有什么打不了的。更朝换代天下乱一时是必经的阵痛,你焉不知谢家高宗也是抢夺了前朝的皇位,这天下才姓谢的?”

  秦镇还是不愿意,他没有起过造反的心。

  卫卓有些无奈,但是牛不吃草她也不强按头,只好徐徐图之了。

  太子上了战场之后,因为没有经验,虽然身边有军师出谋划策,但是还是难以抵挡党项人的铁骑。

  千般算计终有一疏,太子身边本来就有皇帝派来的人,奉命要太子的命。

  卫卓听说太子贪功冒进,在一次交战中追着敌人进了边境一处森林,然后连人带马就再也不见了踪影。

  后面传出消息说太子已然战死。

  卫卓知道这个消息已经是三日后。

  她有些惊讶,觉得谢崇华应该没有这么容易死,她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想着自己离太子出事的地方也不远,就策马过去查看。

  现场还能看到当时交战的惨烈,地上的黄土已经染了血,已经开始发黑发臭,战场被稍微清理了一下,但是还能偶然看到一些带血的残衣和断刃。

  虽然已经来了边境一些时日了,也看过了冷兵器时期交战时的惨烈的,但是刺鼻难闻的血腥味钻进鼻腔时,她还是被熏得有些恶心想吐。

  她策马走进了丛林。

  丛林是原始丛林,里面的古木参天,树干上面布满了青苔,这个外来者惊起了一阵飞鸟。

  她策马在丛林中信步穿梭了半晌。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理过来的。

  不管她怎么说,秦镇都不愿意背叛大夏。他作为一方将军镇守在大夏的大西北,没有成功地将外敌防御在外就已经很自责了,更别提举旗造反了。

  太子不见了踪影,消息传回京城之后,皇上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对外宣称太子已经战死,也还没有立下太子。但是太子战死之后,原本最有竞争力的大皇子被囚禁,二皇子闲赋在家,曾经最冷门的五皇子竟然成为了最热门的人选。

  而这时候五皇子的支持者多了很多。

  谢祯已经快不行了,朝臣们都知道,这时候再不站阵营就晚了。

  卫卓转了一圈,除了鸟叫虫鸣没有听到别的动静,她自嘲一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奇怪了一点。

  可就在她准备策马离开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她前面不远的一颗大树上有一个蜜蜂巢,蜜蜂巢已经被人割去一大半,剩余一小部分黏在树枝上。

  这个时候,这附近的原住民早就逃难去了,这里前几天才发生了战争,没有闲杂人会来这里。那么这蜂蜜是谁割的呢?

  她打马走了过去。

  到了树下,她翻身下马。

  地上的腐叶堆积了很厚,脚踩上去像是踩在棉花上,软绵绵的。最表面上一层的枯叶还没有完全腐烂,发出咔咔的细响,她骑的马是军马,站在她身边安安静静的没有发出声音。

  她围绕这棵树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一抬头,就发现了树上有一处洞口。洞口不大,但是成年人肯定能钻进去。

  卫卓盯着这个洞口一会儿,后退几步,轻轻一跃,几步踩在树干上借力,三五下就跃到了树干上,她警惕地探身朝洞口看去,一柄锋利雪亮的匕首从里面刺了出来。

  看着她从树洞中揪下来的人,卫卓有些犹豫不决了。

  “拿拿,你说我现在救他是不是就完不成任务了?他要是再度回到了京城,我岂不是完不成任务?”

  “按理来说是这样的。”

  谢崇华捂嘴咳嗽了几声,他身受重伤,几天前他中了计谋,带着人追到这处来,在他的下属拼命的掩护下才逃进了这处密林。

  当时追兵就在身后,他无意间发现了这处树洞,站在马背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了上来。马将敌人引开了,后面也有不少人进来过,可是他因为失血过多,一半时间都在昏迷,错过了当时军营里派的那些救援。其实他昏迷反而是好的,若是他真的出声让那些人发现了,大概等着他的不是救援而是追杀了。

  好在树洞外面的一根树枝上有一块蜂蜜巢,虽然现在已经没有蜜了,但是总算能充饥。

  “咳咳!竟然是你。”谢崇华由下而上地看着卫卓,不可谓不惊讶。

  卫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可不是她一个大家闺秀该来的地方。太子实在是不明白,让他更加不明白的是刚才卫卓将他从树洞中拉下来时的利落身手。

  “我怎么会在这里?”卫卓笑了笑,故意用舌头舔了舔牙齿,“我当然是奉命来杀你的!”

  谢崇华止不住地咳嗽,他已经三天没有喝水进食,罪臣已经干起了壳,脸色颓败,看不出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太子的面目了。

  “你为何要杀我?”

  看他这个样子随时要挂,卫卓一把将他抓上马,先带他找到了自己刚才在树林中转圈时发现的山涧旁边,让他先喝来了点水。

  “为何要杀你?杀你就杀你,还要挑日子吗?”

  等谢崇华的精神状态稍微好了一点,两人坐在山涧边上的大石头上,这场仗从隆冬打到了春天。

  山中的冰雪消融,但是山涧还是寒冷。

  谢崇华没有冻死在树林里都是因为运气好了,他爬进去的那个洞里面曾经是鸟的窝,里面有很多枯草和羽毛,他就靠着这些来抵御寒冷。

  卫卓嫌弃地看着他头发中的杂草和羽毛,谢崇华现在身上的气味太怪了,三天的血液发酵的气味加上他裹上的鸟屎的气味,简直让人闻了就有些想作呕。

  “请你将我送回营地去吧。”太子见她还肯托着自己来山涧边喝水就知道她不是来追杀自己的。

  “回去?”卫卓笑道“你现在还想会哪里去?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别人眼中已经是死太子一个了。”

  “你是说他们都以为我已经死了?”谢崇华问道。

  “不是当做你已经死了,而是,你必须已经死了。”卫卓好心地解释道,“你还不知道吗,皇上已经知道了当年皇后狸猫换太子的事情,只是皇帝不想皇家的尊严就这样毁于一旦,所以,你必须要死在战场上。这样既又保全了皇家的颜面,也不用费劲脑力去想要怎么将你的太子皮给你扒下来了”

  谢崇华大怔。

  “你…你…”

  “我怎么知道?”卫卓道,“我怎么知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非死不可了。”

  谢崇华听她这么说,前因后果就能串起来了,难怪皇上会突然派他出战,原来是打着让他永远留在战场上的主意。

  卫卓虽然救了他,但是并不打算帮他去夺他的太子之位,说起来,她对太子反而没有什么感觉,现在想的还是要怎么完成任务,自己的私人恩怨都要往后放了,毕竟她是个有责任感的任务者…才怪。

  不争馒头争口气,她一定要谢胤付出代价不可。

  留下太子也没有什么不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碰上用场,就算是让他去对付谢胤也好啊。

  卫卓将人弄回了回去,不过并不是带着人回军营,而是自己进城去租了个马车,将谢崇华弄进城,找了大夫给他处理了伤势。

  “我准备造反,你干不干?”等大夫一走,卫卓将门关上,转身就问谢崇华。

  谢崇华当时正准备喝药,一听她轻描淡写地说准备造反,差点一口药没吐出来。

  “你说什么?”

  “我说,我准备造反,你跟不跟?”

  谢崇华好不容易将药咽下去,见她一眼的严肃认真,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准备怎么造反,你一无军队二无银钱。”

  老实说,前世的谢崇华对原主也并不过分,只是不喜欢原主罢了,并不是罪。最后弄死原主也是因为因为原主将他爱的女人给弄得终生不孕,从卫卓的角度看,谢崇华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所以和他合作也不是不可以。

  谢崇华说得对,她一无钱,二无军队,想要造反的难度是大了一点,所以她看到谢崇华的时候就想到了要走捷径。

  秦镇不愿意自己造反,但是谢崇华原先就是太子,现在又没有人知道他血统问题,就算是知道了,其实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能证实当年的事情。所以,要是谢崇华去继承大统,秦镇会支持的,毕竟他一家人的脑袋还悬在裤腰带上。

  她现在不能在信任男人,所以她也并不很信任谢崇华,他到时候要是不听话,卫卓就准备将他弄死。

  这场战争耗时非常之久,一打就打到了阳春三月,党项人长途作战,补给根本就更不上,只能进入腹地抢,可是心在外围的百姓都已经全部逃难走了,腹地他们进不去,耗时一长,他们消耗不起,只能暂时先撤退。

  这时候,谢崇华的伤也养的差不多了,卫卓跟着他一起秘密进了京。

  “宿主,你真的要帮助他吗?眼看任务都要完成了,不如就忍忍,不弄谢胤了。”

  “你在说什么啊?你看我是哪里跌倒就在哪里坐下再也不起来的人吗?”卫卓冷笑,“谢胤应该付出代价的。你说我为什么要帮谢崇华?我不是帮他,我是在帮我自己。撸下太子之位的心愿不是很好完成吗?他成为皇帝不也是不再是太子了?”

  巴拿拿无语,这样也能行?

  卫卓也不管它,两人进了京。

  皇帝已经到了弥留之际了,现在是两国交战之时,这个秘密被隐而不宣,几乎没有人知道。

  而他已经立下了太子。

  正是前面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五皇子。谁都没有想到,这个五皇子竟然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而此时,卫家已经被抄家了。皇帝想要谁死,几乎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卫家这么多年的庞然大物,怎么可能会没有把柄呢。

  卫家因错被抄家,宫中的皇后娘娘卫菡也没有什么好下场,已经被削去了皇后之位关在了冷宫,听说是已经疯了,天天喊自己生的不是女儿是儿子。

  当然不会有人相信她就是了,都以为她是突然遭遇了这么事精神失常所导致。

  卫卓偷偷地潜入了皇宫。

  皇帝谢祯已经快昏迷不醒,整个人像是冬天的枯草,迅速的干瘪了下去,骨瘦如柴,已经看不出半分天子的威风。

  他朦胧看到了一个人站在他的床前,他想要看清这个人的脸,却什么也看不清。

  随即他感觉自己的嘴中被塞进了什么东西,他以为是毒药,拼命想要将之吐出去。

  “你是谁?胆敢加害于朕!”

  卫卓伸手在他跟前探了探,见他没有反应,猛地发觉了谢祯可能已经目不能视物了。

  她本来是想要给他吃个东西控制他的精神,让她跟着她的意思写下传位诏书,但是她现在改变主意了,准备以牙还牙。

  于是她迅速从系统中兑换了一枚变声丹吃了下去。

  她声音顿时就改变了,变成了五皇子谢胤的声音。

  “父皇。是我。”

  谢祯现在已经看不到东西,但是听觉却还好,他听出是谢胤的身影。

  “老五?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吗?父皇啊父皇,你都黄土埋在脖子了,竟然还不写传位诏书?反正你都快死了,我就告诉你吧,当初的事情是我骗你的,你精明了一世竟然就这样相信了哈哈哈,你想不到吧,谢崇华根本就没死,但是他不再是太子了,最无能的儿子最后却笑到了最后,我今天来就是要你写传位诏书给我,然后你就安心上路吧,等我成为皇帝,大夏一定会在我手中发扬光大!”

  她随即扬翻了谢祯床头的药碗,哐的一声摔碎,声音惊动了外面的内侍。

  她飞上了房梁,高约一丈有余的房梁,谁都想不到她藏在这里。

  内侍冲了进来,又气又急的谢祯不停地咳嗽,内侍见他上气不接下气,吓得连忙要去找太医。

  “去将张辰宣给朕叫过来!”谢祯勉强喊完这句就不停地喘气,内侍听了吩咐不敢耽误,连忙去将笔帖式张大人给叫了过来,他是一直在宫中候命的。

  卫卓就在房梁上看着谢祯一句一句地口述让张大人写下了传位诏书。

  谢祯对刚才自己听到的声音深信不疑,以为就是谢胤要来逼着他写传位诏书了。

  刚支撑着写完诏书,谢祯头一歪,正式与世长辞。

  卫卓看到了张辰宣将诏书放在了盒子中,她趁底下忙乱无人注意她之时跃下房梁,跟在张大人身后,看着张大人尊皇命,在文武百官听到丧钟赶来之时,将诏书交给了辅政大臣。

  谢胤也匆匆赶来,他不能迟了,谢祯终于死了,他今天就会登基。

  看着辅政大臣将诏书取出来,谢胤几乎都快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他满心期盼地等着从圣旨中听到自己的名字,他现在是太子,名正言顺。

  可是他却听到了谢崇华这三个字,不仅谢胤,就连文武百官都愣住了,心想皇帝是不是病糊涂了,谢崇华已经死了,这圣旨却写了将皇位传给他?

  “这圣旨是不是写错了?张大人?”

  张辰宣苦笑摇头,“不是的,皇上就是这样念的,当时皇上身边伺候的宫女太监们也都听到了。”

  谢胤站出来大声道:“这不可能!”

  而就在这时,一个太监从一旁走了上来,他走到众人面前,将头顶上的太监帽子取了下来,好让人看清他的脸。

  正是传言中已经死亡的太子。

  前殿顿时乱做一团,但是有皇帝的传位诏书在,皇位最终还是谢崇华得了。为了安抚谢胤,他被封为裕王。

  即使谢胤再有不甘,因为传位诏书在,群臣不可能不顾先帝的遗诏拥他为帝。

  谢胤算计了一切,却唯独算漏了这件事,他如何肯就此罢休,联合了藩王准备趁着外地入侵时谋反。

  可是最后还是在大将军秦镇的镇压下失败了。

  谢胤被囚禁于皇陵时,曾经的太子妃文阁大学士之女孟章书偷偷去看了他一次被新帝知晓,本来即临的大婚被取消。

  新帝登基,大事颇多,但是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新帝不顾群臣反对,封了一个外姓公主,这个公主曾经还做过五皇子的皇妃。

  作者有话要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