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六章:武功秘籍

  “我只能带你到这里了。”在林年的面前,竖着单马尾身着秘书装扮的女孩停下了脚步,在她的面前是一扇淡褐色的金属大门。

  这里是诺顿馆,狮心会驻地。

  当林年赶点来到诺顿馆门口时,早已经有人等待在门前恭候他的到来,引路人的身份很有分量,狮心会会长秘书,吉爱娜·萨尔米,芬兰裔,大三在读学生,狮心会会长实习期间由她全权打理会内上下事务,前两个学期连续绩点为4.0,这学期如果没有意外也会是以优异的成绩完成。

  见到林年后吉爱娜秘书没有废话半句,尽显出了优秀特务的素质,只低声说了一句跟上,就带着他深入了诺顿馆之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地下党在接头。

  在踏入诺顿馆内后林年才发现今天整个会馆都被清空了,见不到哪怕一个狮心会的成员的身影,大厅死寂如水,水晶吊灯折射着温白的光,大理石地面光可鉴人。

  这一切的冷清都是因为他的拜访,校长在致电狮心会的秘书时提到的是“林年同学隔日会造访狮心会查阅一些文献,希望能给他提供一个相对宽松、安静的环境。”

  看起来昂热校长在狮心会内权威依旧,口谕如圣旨,一句话的功夫,今天诺顿馆就被林年包场了,所有闲杂人等不得入内,一个人包下整个诺顿馆,大概在卡塞尔学院这是头一遭的事情。

  诺顿馆自卡塞尔学院建校以来便一直属于狮心会的驻地,这一处最具有代表性的建筑算得上是狮心会强权与腕力的证明,尽管学生会也试图与之争夺地位权柄,可几年来诺顿馆的归属权都不曾变更过,能住在这里的学生都该引以为豪,因为他们都是这所学院中精英中的精英。

  从一楼坐电梯,不朝上,而是直下入地下三层,在会馆的地下修有防空洞,最初动工时的设计图是瓦特阿尔海姆底下的装备部的手笔,隔热层、抗辐射层、防爆炸层...各种措施一应俱全,假如某一天龙王开窍了往卡塞尔学院丢核弹,那么往诺顿馆钻铁定没错。

  现在世界处于和平时期,防空洞放置着没有用处,狮心会自然不会任其荒废,转而将会内许多机密资料以及文献转移到了地下,从而将防空洞临时改建成了档案室,一扇钛合金制的铁门封死了尘封的档案与文献,要开启这扇门只能用特定的钥匙。

  站在褐色大门前,林年摸出了兜里的黄铜钥匙,吉爱娜微微颔首之间接过钥匙插入了锁孔一扭,沉重大门内响起了复杂机械锁运动的咔擦声,不时后再清脆的一声锁芯弹出的动静后档案室的大门被打开了。

  “我没有被授权进入档案室,档案室内的一切文献皆为历史的瑰宝,请善待、珍重,在查阅完毕之后记得锁上大门,我会在一楼大厅中等你。”吉爱娜背着手后退数步侧身让开了进门的路平静地望着林年。

  “辛苦了。”林年抬手抬到一半又放下了,心觉自己又不是狮心会的干部就省的摆官谱了。

  跃过秘书踏进钛合金大门,林年首先闻到的就是一股霉味儿...

  是的,档案室中充满着霉灰与积尘,像是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打扫过一样,高耸成排的书架簇拥在墙壁前,空地上摆满了堆成小山的书籍卷宗,上面的灰尘能有时尚达人脸上的粉一样厚。

  “没有人有资格进来,所以没有人打扫,很合理。”林年开门时带动的气流卷起了股股灰尘让他咳嗽不止,只能暂时将门关上等灰尘沉淀下来后再进行工作。

  但其实说是工作...林年也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档案室里堆的东西成山成丘,全都是上了年头的老物,他随手从一堆书的最上层抽了一叠画布展开,布料质感顺滑近乎牛皮,吹掉灰尘后上面是繁琐的亚拉姆语,也是旧约圣经后期书写时所用的语言,有人有黑色的墨笔在这些死语言上注释着英文。

  林年粗略扫过一遍只看懂了‘精神’、“石头”、“金”等词汇,大概是说点石成金,死者苏生的神迹什么什么的。

  很神棍,也很文物,他轻手轻脚将画布折叠起来放回了原处,然后开始在档案室里四处翻看了起来。

  在这处狮心会的原始档案室里,林年看到了许多诡异的文献,多为手抄本,比起书籍更像是日记,里面讲述着曾经的秘党各种各样古怪的研究。

  譬如‘内部盔甲’计划,由迈克尔·卡拉汉博士提出。已知混血种生命力强于人类,将混血种的骨骼和部分神经替换为潜入式自动伸缩的武器和盔甲,能让混血种在极度恶劣的环境下自保以及保持作战能力。

  最初设想的完成品是在表皮之下完全装载盔甲,可以使混血种承受次代种级别的撞击,可最终拿出的成品只是一个可以从肋骨抠出瑞士军刀的搞笑货色,实验者还在三个月后死于排异反应。

  像这种诡异的实验还有很多,又比如什么‘双子星’计划,早期秘党认为双胞胎之间的默契与心灵感应与血脉有关,如果能破译出其中的密码或许就能制造大批心灵相通的混血种士兵驰骋战场...

  很离谱的想法,最后因为消耗太多无辜双胞胎而被勒令叫停,负责人因违背人类伦理而被判入狱死刑。

  混血种器官移植——人造混血种。

  龙类血液稀释注射——提纯血统。

  喉部改造——压缩言灵释放时间。

  这些文献真就百无禁忌,挑战思想极限,几十年、百年前的秘党们真就疯了一样为了对抗龙类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计划,有异想天开的,也有违背伦理的,更有一看标题就知道提出的人脑子有病的。

  但毫无例外的,这些计划都被启用了进行了小有规模的实验,无论有用或无用过程都被收录为资料存放了起来。

  除开人体实验还有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一些秘党认为金字塔不可能是人为造物一定有龙类力量的痕迹,于是把重点怀疑目标放到了金字塔里的木乃伊上,他们怀疑那些木乃伊其实都是龙族的‘卵’,于是大费周章的开始在黑市里购买木乃伊文物...

  但在所有文献中最吸引林年注意的还是一篇《死侍是否可逆化》的实验报告,通篇都充斥着诡异,翻开陈灰的文件夹,里面通篇都是潦草的德语,左上角标记着日期和时间。

  提出这个论题的秘党认为将死侍捆绑在跷跷板上,再注入肾上腺素、抗凝血剂以及通过炼金学处理过的o型人血,在跷跷板上下摆动时可以促进死侍血液循环,这样就可能有机会逆转死侍化,将他变成正常的人类,从而套去龙族的情报...

  “跷跷板?为什么是跷跷板,不能是滑梯或者秋千呢?”就算是独自处在档案室里,林年也忍不住对此吐槽。

  可最扯淡的是继续读下去后他发现这个方法居然真的有效!

  那群疯狂的家伙居然真的成功的将一只死侍转化为了三分钟的人类,具体表现为龙化的异状消退、黄金瞳熄灭,血压与心跳指数级下降到正常水准,实验无疑是成功了。

  只不过这个人类在思维清醒后开始发了疯似的挣扎,并且用一种陌生古奥的语言破口大骂了一分钟,最后因为脑损伤而死亡。

  至于那个从倒霉的家伙骂了什么,报告上面显示应该是古老的龙语,关键词是‘汝’、‘不聪明’、‘卵’。

  当时的实验者们瞬间意识到这可能是在提醒他们某位尊贵的龙王即将从卵内苏醒了,连番上报了秘党总部一石激起千层浪,最后派出了龙文学专家组进一步解读那一分钟留下对于音频...最后确定了那个被绑在跷跷板上的家伙只是在骂那群实验者是蠢蛋,不过是用龙语骂的.。

  再往后翻几页后就发现这个实验被紧急叫停了,理由是无意义消耗大量财力。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些文献林年看的头都大了。

  很多资料荒谬而搞笑,也有很多文献林年只是看了一眼里面配的黑白照片就感觉反胃,这间档案室就是秘党黑暗历史的大杂烩,什么东西都带上一点,在残酷中又带着一丝无厘头,简直让人笑不出声来。

  林年揉了揉眉心四处张望了一下灰尘密布的档案室,他总觉得他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校长为什么会让他来这种地方?只是单纯的让他了解混血种黑暗的历史,深刻他对于抵抗龙族的决心吗?

  他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在校长办公室里昂热只提到让狮心会的档案室里有他需要看的东西,可根本没有提到是什么东西,又放在哪个书架的哪一排,这种猜谜似的手法十分耐人寻味,对方的意思好像是他一进来这个档案室必然会留意到某个特别的东西...

  “特别的...”林年扫了一眼满是灰尘的书架和书山堆,他瞥见了扬起的灰尘簌簌落下,几本资料上留有他清晰的手印。

  “特别的。”

  这一瞬间,林年开窍了,他回到了进门的位置上下张望了一下这满是灰尘就像刷上一遍灰漆似的档案室,他的视线掠过了所有书卷,寻找着那一抹‘特别’之物。

  在一片灰色之中,什么最为特别。

  那自然是灰色以外的颜色。

  林年很快在一堆不起眼的书堆顶端看见了一抹鲜艳的色彩,那是一份澄黄的羊皮卷,不同于其他的文献落满灰尘,它颜色鲜艳的就像打上了阳光一般,明媚的让人忍不住去嗅它历史的气味。

  “人真是越老越会打机锋...这是在藏什么武功秘籍吗?”林年叹了口气走了过去拿起了那份羊皮卷,这时他还发现羊皮卷下面还有着一份同样被擦去灰尘的实验报告。

  林年翻开了报告,第一页第一行用娟秀的英文字体写着一段话。

  ——release_the_lio.

  释放狮子之心。

  林年愣了一下,因为他条件反射地想起了‘狮心会’的会名,这份报告开头便点出了狮心会暗藏的寓意,这意味着这份文献极有可能就是狮心会赖以建会的‘资本’。

  他草草翻了几页实验报告,然后整个人僵住了。

  随后冗长一段时间,他整个人站定在原地瞳孔越发放大,视线如扫描仪一般飞速打过每一个字眼,不漏看任何一个细节,从第一页完整看到最后一页面容平静,进气沉稳。

  整个档案室只能听见呼吸声、心跳声以及纸页翻动的飒飒声。

  最终,林年合上了实验报告,沉默不语。

  良久,他看向了一旁残破而鲜艳的羊皮卷忍不住低声爆粗了:

  “我靠,还真他妈是武功秘籍...”

  狮心会秘辛,血统精炼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