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三十三章化身

作品:不一样的日本战国|作者:五四四五五|分类:同人小说|更新:2020-08-02 10:40:16|下载:不一样的日本战国TXT下载
  “松手!谁说我要自尽!”

  山中幸盛讪讪放手。

  看她的样子,只要觉得不对,随时会再扑上来。

  义银无奈,回头看向主殿。

  “这里供奉的是毘沙门天?”

  山中幸盛不知道他为何说道这个,回答。

  “是,此处应该是真言宗的道场,主殿供奉的是佛教护法,毘沙门天。”

  义银一脸神棍样,点头道。

  “这就对了。

  我在兴福寺药师如来面前入道,曾做有一梦。

  梦中药师佛说我乃毘沙门天化身,金刚怒目,为护教军神。”

  山中幸盛听得迷迷糊糊。

  “殿下是佛?”

  义银翻了个白眼,佛个屁。

  “反正我是不死之身,水火之难皆不能近我身边。

  待我烧出一块宝地,为你等护法保身。”

  他一连串瞎话,把山中幸盛连同心众忽悠得一脸懵逼。

  古人迷信,对鬼神之说将信将疑,又不免敬畏。

  义银一顿胡吹,至少她们是不会拦着义银烧房子了。

  ———

  “报!教兴寺火光冲天!”

  三好长逸疑惑得看着松永久秀,拿捏不准。

  “谦信公是故布迷阵,还是不忍受辱点火自焚?”

  松永久秀亦是没把握,狠下心说道。

  “不管他是不是,我们只管烧山,不会出错。”

  三好长逸点头。

  斯波义银真的点火自尽,还是作势迷惑,反正我就是一把火把山头点了。

  她们是真的被义银打怕了,宁可保守一些,也不想再直面他。

  于是,山上的火还未灭,山下又点了起来。

  ———

  义银看着眼前烧出的一片安全区,严肃地说。

  “此地便是无火可生的地域,我们站里面去。”

  山中幸盛与同心众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跟着义银走了进去。

  山丘不大,教兴寺却是不小。义银烧得是后院,尼姑清苦,这里都是稻草,好烧,也烧得快。

  很快清出了一大块地方,空间庞大,也不怕空气过热或者抽离。

  这山上山下轮番放火,一烧就烧到夕阳西下,天际一片赤红。

  ———

  前田利益带着一百三十余骑自生驹山脉走出,就看到比夕阳更为绚丽的火烧山。

  她目光如刀,刺向教兴寺,咬牙切齿。

  山下军旗飘扬,眼看备队不下七八支。她虽然急切,更知道事不可为。

  对一旁带路的姬武士问道。

  “前面是哪里?那在烧的是什么地方?”

  “前方是教兴寺村,在烧的是教兴寺,此村就是以它命名。”

  利益见山火还在燃烧,心急如焚,却不敢轻举妄动。

  对方军势众多,自己这一百三十余骑,是主上唯一的希望。

  越是危急,越不能慌乱。

  大军出动,最薄弱的就是本阵。

  三好军势都在警惕山上,就算防备身后,也是防着北面。

  万万不会想到,东面生驹山脉会钻出一支骑军。

  前田利益已经没有时间了,她只有一次机会,赌敌军本阵所在。

  敌军四面合围,其本阵必须居于中央,才好往返使番,与各备队传讯。

  利益扫了一眼村落,直觉告诉她,敌军本阵就在那边。

  “南下!绕后!

  我们从南面杀进村子,准备树枝,以火石激发,临时充作火把。

  烧村杀入!”

  骑军人少,天色又快暗下。

  古人营养不足,多有夜盲症,最怕夜袭。

  利益骑军皆是姬武士,体质还算好,夜里能够作战。

  三好军势以备队作战,姬武士与足轻混编,足轻孱弱,大多夜不能视。

  她只有趁着天黑之时,才能放手一搏。

  南走,回头望向远处燃烧的山头。

  心中默默念叨,主上,坚持住,我马上就来。

  ———

  三好长逸望着被烧成人间炼狱的山头。

  教兴寺的山门墙壁是石头堆砌,勉强还有个样子,其他草地林子主殿都已烧成白地,余烟屡屡。

  虽然看不见寺中模样,但火势迅猛,其中众人即便不烧死,也熏死热死了吧?

  “传令,安达备队上山。搜寻谦信公遗体,我要亲自带回去交由家督处置。”

  三好长逸暗叹一声。

  以家督对斯波义银的恨意,多半是鞭尸泄恨,丢弃荒野喂狗。

  此等绝世豪杰,无双战将,竟落下个尸骨无存,可悲可叹。

  松永久秀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惊魂波折,总算是伏杀了斯波义银。

  事后,家督的怒火有了倾泄口,自己功过相抵,算是度过了此劫。

  只见安达备队的足轻小心翼翼越过山门,虽然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定然也是与外面一般惨烈吧?

  人在死之前会想什么?会做什么?

  特别是在绝望的火海之中,光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足轻进入山门的时候,还把长枪夹在腋下,双手合十才敢进入。

  一是烧寺得罪佛陀,二是害怕惨死火场的厉鬼。

  忽然,山门之后传来喊杀,足轻哭叫的求饶声让安达备队再次回忆起了,被鬼斯波支配的恐惧。

  上山的百余人都不敢想象山门后的情景,转头就往山下跑去。

  带队的姬武士被足轻带着向下涌动,也不知道是被裹挟,还是顺水推舟。

  斯波义银一将之威,凶名赫赫,竟以至此。

  三好长逸惊怒道。

  “怎么回事!整个教兴寺快烧化了!为什么他还活着!”

  松永久秀也是无语。

  这些人根本不明白,什么是燃烧三要素。

  已经被义银烧过一遍的教兴寺没有了助燃物,无法再烧一次。

  ———

  而斯波军却可以待在那里,只需保证风口不失,氧气温度不足以致命即可。

  这跨越时空的物理知识,让义银在同心众面前宛如神灵。

  我家殿下乃足利一门军神!毘沙门天化身!

  顿时,士气抵达了顶点。

  ———

  此时,夕阳的最后一丝余光被黑暗吞噬,大地陷入了沉寂。

  南面的前田利益听到山头的喊杀声,精神振奋。

  主上还活着,斯波骑军还在奋战!

  “听我命令,各家自行潜入村内,放火杀人!

  我自带旗本十六人,找寻三好本阵幕府。”

  余野军势皆是国人二十村的乡里乡亲,这里一百三十余骑沾亲带故,自会相互配合。

  前田利益目露凶光,准备十七骑找到三好军总大将。

  让她为欺辱主上,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