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一十四章:友人(一更)

作品:志村团藏其实是个好人|作者:很困的幽白|分类:同人小说|更新:2020-08-01 19:07:36|下载:志村团藏其实是个好人TXT下载
  告别还有些恋恋不舍的前台妹子,卡卡西前往任务的地点。

  虽然是a级任务,但其实并不复杂,这个难度也更多是因为涉及到任务要求是与上忍的对决才会这么高,要是换成中忍的话,这个任务的级别会直接下降到c级。

  因为其本身是没有危险性的,仅是一个交手切磋的对练任务,就连对练的地点都已经定好。

  但比较让卡卡西担心的,就是这个海老名为什么要找自己对练。

  仰慕已久始终不愿意嫁人的女儿苦苦死守着自己,迫不得已,他舍下老脸希望与自己来一场战斗,一方面为了给女儿创造机会,一方面又能考研女婿的实力...

  卡卡西不自觉摸了摸裤兜边的忍具袋,里面装着一本书,是记录男女之间最纯粹的情感旅程的书,由一位极有经验的大师所作。

  但随后他又猛地摇头,不可能不可能,别被那个女人带歪了。

  总之先看看情况,等见面就知道那家伙到底打的是什么目的了。

  想到这里,卡卡西脚步止住。

  因为他已经到地方了。

  安静的四周围让他觉得有些不习惯,看了看两边空无一人的街道,又看了看门牌号,罗隐村十四号,没错,约定好的地点就是这里,但这种一整条街没人的情况在临近京都附近的镇子上很难遇见,这让卡卡西莫名觉得有种阴森的错觉。

  而且他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盯着自己,这是出于一个忍者的警惕。

  是海老名吗?决斗对练在他踏入这附近就已经开始了吗?

  心中想着,卡卡西身体紧绷,做好随时都有人从暗处偷袭的准备。

  咚咚咚。

  卡卡西敲响了屋门。

  “海老名前辈,我是接受了您委托任务的忍者。”

  出于年龄和辈分上的差距,卡卡西称呼他为前辈,至于您这个叫法,是因为对方是委托人。

  “进来吧。”

  不显得苍老,反而有些年轻的男声从屋内响起。

  不对劲。

  在听到声音的那一刻,卡卡西第一时间察觉到这一次的委托人可能不是海老名,而是有人借用了他的身份。

  自己与海老名根本没有任何交情,连仇怨也没有,对方不可能无缘无故找自己对练决斗,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借用了海老名的身份给自己设了这么一个委托任务,目的是为了把自己引到这个地方。

  至于对方的目的。

  卡卡西警惕的推开了屋门,仅是朝里面看了一眼,很直接双腿爆发出一股强劲的力道,整个人像是利箭一样朝后射去。

  面具人。

  带着螺旋纹面具的黑衣人。

  几年前释放九尾,害死自己老师和师母的人,这副模样即使是过了几年卡卡西都不会忘记,每一个经历过那个夜晚,经历过那场战斗的人都不会忘记他的这幅打扮。

  但就在他准备结印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让他止住了动作。

  “卡卡西,很久不见啊。”

  年轻而又熟悉,满是怀念的语气。

  之前隔着门板,卡卡西只能听出声音的年轻,但现在面对面的话语声传入他的耳中,进入他的脑海,很快与自己记忆中那个深刻的声音重叠匹配在一起。

  仅凭声音的话,确实是很难认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毕竟因为时间的流逝,对方的年龄和声线也发生了变化。

  但“卡卡西”这个三个字的称呼,却让他异常肯定。

  “你...你是带土?”

  卡卡西不敢置信的紧盯着眼前的面具人问道,但他的手掌始终没有放下,只要眼前这人有任何异样的动作,他都会立刻瞬身离开。

  “看来你还记得我啊。”带土的语气中满是笑意,似乎因为友人仅凭声音就能认得出自己这一点感到高兴。

  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取下了脸上遮盖着的螺旋纹面具,露出了半张让卡卡西熟悉而又震惊的脸孔,而另一边的脸应该是因为当初那一场事故而变得有些扭曲和褶皱,就像是被挤压过一样。

  “真的是你!”

  卡卡西整个人呆在原地,他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但很快的,身为一个上忍该有的冷静判断让他从这种情绪中脱离出来,在确认带土的身份之后,他想到了很多很多,这些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猜测和想法让他不愿意面对,但却不得不面对。

  “你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老师和师母是不是你害死的?当初师母对我们有多好你难道忘了吗!”卡卡西大吼着质问着带土,他的脑海中只有这个念头,自己最好的朋友,最好的队友,杀了他们最敬爱的老师还有对他们最好的师母。

  亏得自己每次任务回来都会去慰灵碑上看看他,给他带一束花,跟他说话,而现在的事实让他难以置信。

  “这么久不见,你一见面想跟我说的话就是这些吗?”

  脸上的笑容止住,神情也冷下来,带土看着面前的卡卡西平静说道。

  “为什么?!”卡卡西冷冽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询问着同样的问题,此刻的他已经不再想着逃跑,怒火在他的脑海里燃烧,站前一步紧盯着面前这个熟悉的友人。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带土冷漠的回道,“因为他挡到我的道了。”

  在战争中经历过从希望再到绝望又有死而生的过程,带土很清楚自己该做些什么,一切阻拦他创造一个美好梦境的人都是敌人,即使是那个不负责任的师傅也一样。

  至于玖辛奈...

  带土的眼中闪过一丝愧疚。

  那场事故中他唯一觉得对不起的人只有玖辛奈,他不单单破坏了那个对自己很好的,大大咧咧就像是母亲一样的女人的家庭,而且还夺走了她的生命,但他不会后悔,只要那个计划完成了,大家就都会回来的,在他的梦境里。

  “混蛋!”

  卡卡西怒吼着,一个瞬身已经冲进屋内一拳朝着带土的脸庞挥去,如果是寻常敌人的话没有办法让他这么愤怒,但现在的目标是自己曾经的友人。

  他的半生经历因为眼前这个家伙的几句话而改变,他也为了这家伙而活,但现在...

  对方却变得更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就像是当初的自己一样,而且比当时的自己更狠,更加的冷血无情。

  毫无意外的,卡卡西积蓄着怒火的一拳直接穿过带土的身体,就像是打在空气上面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