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0章 你是不是还欠我什么

  直到进了别墅院落,一切都还是正常的。

  追羽特地在月球上等了好半天才回来,心机的想要造成一个时间差,可就在他将手放在别墅门把手上的时候,却又有个暗暗的预感。

  “咔哒”,伴随着没有落锁的门推开一半的时候,一切依旧是正常的。

  追羽抬脚走进去——略微昏暗的大厅,从旁边忽然伸出了一只手向着他的肩膀抓来,追羽迅速挡住这只手,但紧接着脚下传来袭击!

  正常的一切发生电光火石之间,在身体失衡的瞬间,追羽反手抓住刚刚偷袭自己的手,用力将人扯了下来。

  有人想要制住他,那要摔就一起摔!

  陈立在将要被这股力气带下去时,借力一个翻身从追羽背上滚到了另一边,被抓住的手臂柔韧的转了个方向,还借此把追羽的右手反剪到了背后。

  接着他膝盖迅速抵住青年的后背,将人用力按在了地上。

  卧槽,这小屁孩的擒拿术学的还不错啊!

  “喵喵喵?!”小白猝不及防的从追羽的肩膀上摔下来,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的场景。

  进来还没三秒钟呢,这光之人怎么就躺下了?

  “小立立,不过两天没见,你干嘛呢?”追羽笑了笑,他试着挣扎了一下,左手被按着,右手被反扣在背后,脊骨还被压住,仅用身体的力量想要挣脱有点困难。

  “你那天为什么攻击我们?”陈立不为所动,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梦说你被心灵米扎特控制了,我可不觉得。”

  “确实是这样没错。”

  追羽没有狡辩这一点,他笑道:“我陷入了幻境,你是根源性破灭招来体,不打你打谁?”

  幻境?陈立愣了愣,他想起米扎特二代确实有制造以假乱真的幻境的能力,通过窥视人的心灵而混淆视听。

  很惨的是,亲身体验这一点的又是藤宫。

  但不知道为什么,陈立仍然觉得有点不真实,哪里怪怪的?

  追羽察觉到他桎梏的力量放松,趁机挣脱了开来,陈立回神,但也没有再压制。

  毕竟他刚刚也只是憋了一股火气而已,任谁之前那样被揍都会不爽。

  “嘛,后来米扎特被消灭,我也就脱离了幻境,但打你打都打了。”追羽揉着手腕笑道。

  地上的小白连忙扒着他的衣服重新跳上肩膀,甩着尾巴狠狠瞪着对面的少年。

  “什么叫打都打了!?”听到这话的陈立有点炸,他当初被打得那么惨!

  这家伙下手真是一点都不留情!现在居然就这么轻飘飘的略过。

  虽然另一方面也表明了追羽的实力确实比自己强很多的陈立烦躁问道:“那你之后又去哪了?为什么玩失踪?!”

  这不就是心虚了吗?!

  追羽面上丝毫不心虚,一本正经的回答:“说起这个,小立立你得小心点啊,这个世界和原来的轨迹完全不同了,过于相信原剧情可是会吃大亏的。”

  不说被给予了黑暗力量的矢吹桀,就是佐格这个最终boss都在剧情前期就出场了,而且,现在这会儿她还是不是最终还不好说。

  这点他当然知道,就这会脱离原剧的奇奇怪怪的东西都不知道冒出来了多少。

  陈立心里嘀咕,着看向他问道:“什么意思?”

  “我之所以会陷入幻境,是除了米扎特二代之外,还在超空间里见到了心灵米扎特皇后,因为追踪它所以在超空间里被困了一段时间。”追羽毫不犹豫的把对方卖了。

  三只心灵米扎特一起上场搞你,这说服力够大了吧!

  想到这里,追羽也是蛮佩服自己的,这心态差点就要膨胀了,三只米扎特加一个天使都搞不定自己。

  “大后期才出现的波动生命体的女王吗?”陈立皱了皱眉。

  这点确实没想到,他当初进入城岩町后,也只是在天空发现了隐藏在暗处的米扎特二代,至于实力更强的米扎特皇后,他还真是一点波动迹象都没有发现。

  看着旁边一脸坦然的青年,陈立狐疑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你要是不信我我还能咋办?”追羽摊了摊手,一脸虚假的难过道:“小立立你变了,我好歹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才多久?”

  陈立冷笑,转而说道:“我今天又见到了一个奇怪的人,和当初现身的矢吹桀拥有一样的黑暗,这个世界可能有新的势力插入了。”

  我一个人就是一个势力,没毛病,追羽点了点头,忽然问道:“小立立你很讨厌黑暗吗?”

  “很讨厌。”陈立淡淡道:“这种就是代表邪恶与毁灭的存在,我曾见到被它所侵蚀的世界,所以特别讨厌。”

  “哦,你成为奥特曼多久了?”

  “两……”下意识想要回答的陈立蓦地回神,哼声道:“这有什么关系?”

  追羽摩挲着下巴,微微眯眼道:“那你对光的感应应该也已经很熟悉了吧。”

  说着,他干脆搓出了一根光棒棒糖丢过去。

  这小屁孩能在这个世界那么快找到他,凭依的估计也是曾经接触过他留下的光,所以才会一开始就笃定他的存在,除了一份过分自信外,就是对光的感应了。

  陈立下意识接住了发光的棒棒糖,和小时候一样的气息,只是他以前根本不了解这种。

  所以这家伙当初给他吃的东西果然就是不安好心。

  看着沉默下来的少年,追羽凑上去使劲揉了揉他的头发,笑的咬牙切齿:“所以知道了吧,我是光!”

  “住手啊!”陈立烦躁的挥开了他的手。

  “说起这个啊,我突然想起……”不等小屁孩再度炸毛,追羽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笑道:“你好像还欠我什么。”

  感到不对劲的陈立皱眉:“我欠你东西吗?”

  追羽指了指他手上的棒棒糖说道:“你说你要是成为光,你就……”

  他就?他就什么??

  陈立疑惑的看着他,见到这人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揶揄,再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光之棒棒糖,然后……

  并没有多尘封的记忆打开,想起了夕阳下那不知天高地厚的青春。

  陈立一脸僵硬的把棒棒糖揣进口袋,眼不见为净,转身走向房间,边镇定说道:“我还有事要忙,晚饭不用叫我了。”

  看着小屁孩逃跑的背影,追羽笑了一声,提着满脸好奇的小白也回了自己房间。

  将门锁上后,追羽展开光幕将这个房间隔绝,接着把佐格给他的水晶装置拿了出来。

  淡淡的黑雾溢散,之前这个装置一直被他屏蔽着,但之所以依旧不用希尔格诺的姿态打怪,是预防佐格还有其它获取地球的信息的办法。

  比如那台光量子计算机克里西斯?

  读取完信息的追羽将水晶装置重新收起来,脸上的表情有些耐人寻味。

  佐格说弄了一只能力特殊的反物质怪兽去地球,让他保证一下安奇玛塔能顺利到达地球并实行毁灭计划。

  这是……真把他当地球的联络员了呀?

  话说又是一只超科技怪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