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十九章 搜出了意想不到之物

  众人闻言,心中已经,循声望了出去,只见着楚玥云扶着老夫人缓缓而来,方才说话的,正是老夫人。

  赵倩茹与楚玥姿的脸色具是一变,暗暗恼怒楚玥安竟然将这老东西搬来了。

  “祖母,你怎么来了?”楚玥姿立即上前扶住了老夫人。

  老夫人慈祥的拍了拍她的手臂,看了一眼楚玥安,笑道:“我方才在屋子里面小憩,听闻二丫头气势汹汹的带人闯了来,我怕你们姐妹起了冲突,故而过来瞧瞧。方才在路上,我听四丫头说了此事的缘由,原是孙三姐这贱妇偷了二丫头的东西,说是将那东西给了三丫头,可有此事啊?”

  楚玥姿扶着老夫人坐下,随后便是开始抹眼泪:“绝无此事,一切都是那贱婢胡诌想要陷害我的!祖母,你可要为玥姿做主啊,二姐居然听信一个贱妇的话,也不相信自己的妹妹!要我说,那贱妇必然是受人指使的,严刑拷打一番,她必然会招供的,祖母觉得呢?”

  “话虽这么说,可孙三姐毕竟是从镜花阁出去的人。”老夫人沉思了一下,“我自然是相信三丫头的为人的,只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便是在镜花阁搜一下吧,如果没有的话,你二姐方才可以打消疑心。”

  楚玥姿咬了咬唇,眼泪楚楚可怜的说道:“没有想到连祖母也不相信我!既然祖母说要搜玥姿不敢阻拦,不过二姐,如果你没有找到你的东西,又如何?”

  “当众给你赔礼道歉。”楚玥安淡淡的说道,“我生日的时候,楚王给我的礼物里面有一对翡翠双凤钗,也一并送你当做赔罪了!”

  “好。”楚玥姿挑眉,“那你们搜就是了。”

  未免有私,这搜查的人乃是春景园的人,楚玥姿倒是没什么好怕的,因为他们根本什么东西搜搜不出来,那本医术并没有藏在镜花阁里。

  既然楚玥安要闹,就让她闹,等到收不住场的时候,她再去父亲那里哭闹一番,最后丢人现眼的还是她!

  “我原本是念着这孙三姐的厨艺了得,故而送去给了二丫头,未曾想她竟然是这等手脚不干净的货色。”赵倩茹装作抱歉的说道,“此事原本是我对不住二丫头的,日后二丫头院子里面的人,我必然严格筛选,不会再出现这等贱婢了。”

  “我倒是奇了怪了。”楚玥云一只手托着下巴,奇怪的说道,“孙三姐你说贪恋财物,投一些金银首饰也就罢了,为何会偷二姐的一本书?你说这不是受人指使,倒也说不过去啊!”

  “四妹这话可是也在怀疑我?”楚玥姿冷幽幽的笑了笑,“清者自清,我也不多做解释了,待会儿真相自会大白于天下的。”

  老夫人派了几个得力的婆子丫鬟在镜花阁内搜查起来,她对于楚玥安与楚玥姿姐妹之间的纠纷倒是不怎么在意,主要是想要借此机会,找到赵氏的错处,她已经无法再容忍赵氏贴补娘家人的做派,务必要将她掌家之权给卸下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派出去的几个人回来了,面有难色。

  老夫人沉声问道:“可找到了什么?”

  一个婆子上前禀报道:“启禀老夫人,老奴倒是没有找到二小姐的医书,不过却是在一个婢女的房内找到了一样东西,这事关内宅安宁,所以还是要将此物呈给老夫人看看。”

  楚玥姿与赵倩茹对视了一眼,她们到底疏忽了什么,竟然叫拿住了把柄?不过这个时候心头已经隐隐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只见着那婆子拿出了一只香囊,呈给了老夫人,这只香囊不是普通的香囊,而是上面绣着春宫图,春色无限,几个未出阁的姑娘具是蒙住了眼睛,羞得很。

  “这个是在那个叫做宁秀的侍女的箱子里面找到的。”

  “混账!”老夫人见此,勃然大怒,“侯府之中竟然有次淫秽之物,赵氏,你身为当家主母,竟然在你这镜花阁内搜出了此物,你是怎么做这个主母的!”

  赵氏心头一惊,看了一眼楚玥安,适才反应过来,这小贱人来此找她的破书是假,这只怕才是她的目的!

  她急忙跪下:“我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丫头如此胆大包天,在侯府内宅做这肮脏之事,是媳妇儿失察之过,请老夫人责罚!”

  “将那个贱婢带上来!”老夫人拍着桌子厉声喝道。

  随后两个婆子将宁秀拉了上来,宁秀腿软一下子跪倒在地上,身子抖得跟筛子似的,还未等审问,便已开口哭道:“奴婢知错了,老夫人,夫人,你们饶了奴婢这一次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这肮脏东西,你是从何而来,还不快从实招来!”老夫人冷声问道。

  “这是奴婢自己绣的……”

  “不要脸的玩意儿!”老夫人铁青着脸,“你年纪也不小了,纵然是思春想男人,跟主母说一声,将你许配给府上的小厮也就罢了,何苦做这些不要脸的勾当!你在侯府快十年了,规矩都学到狗肚子里了?”

  “奴婢知错了,奴婢真的知错了。”宁秀缩在地上瑟瑟发抖,“求老夫人从轻发落。”

  楚玥云瞧着那香囊上的穗子,说道:“这香囊上面的穗子倒是十分的精致,看这料子还有手法,似乎有几分熟悉。”

  可不是有几分熟悉么,不细瞧没有发现,这穗子竟然与老夫人腰上佩戴的香囊的穗子有九成像。

  老夫人反应过来,急忙将香囊解下,一比较,这手法莫不是出自同一个人?可是她腰上这香囊是她的二儿媳妇儿在她寿辰那一日送的,说是亲自编的,又怎么会如此相似呢?

  “这是怎么回事,还不快从实招来!”老夫人将香囊一扔骂道。

  宁秀依旧匍匐在地上不敢说话。

  楚玥安冷眼瞧着地上的宁秀,嘴角轻轻泛起一抹不屑的幅度,淡淡说道:“这只怕不是宁秀自己绣的,怕是有人相赠吧?”

  “奸夫是谁,还不快说出来!”老夫人骂道,“**后宅,实在是罪不可赦!我必然要惩治这对奸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