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师妹(一)

作品:撞邪|作者:白羽摘雕弓|分类:同人小说|更新:2020-03-30 23:54:58|下载:撞邪TXT下载
  “下一个,李梦梦。”

  防盗窗外夜浓如墨。屋里苍白的灯火通明,照清了墙壁上两道拉长的褐色蚊子血,发黄的吊扇,还在头顶吱呀呀转动着。

  叫号的声音穿越门框进来,紧挨着侧坐在空病床上、垂着脑袋打瞌睡的年轻女孩们,倏忽一个激灵,细弱的嗡嗡嘤嘤响起来。

  “到你了。”小姐妹在她肩膀上轻推一把,李梦梦下意识地攥紧包带,起身“刷”地拉开了褪了色的门帘。

  清河市的昼夜温差很大,她湿冷的手钻进了卫衣袖子里,粉红色超短裙下一双腿磨蹭着,直到坐在了冷板凳上,还不受控制地打着哆嗦。

  “名字。”

  女医生一头黑色小卷发,用发夹别着。手里的一沓资料在桌上剁了剁。

  “……李梦梦。”

  “年龄。”

  “22……”

  “喏,去那边量身高体重。”

  角落里的药物柜旁边,有一台体检用的体重秤。

  “才一米五九,怎么在资料里填一六五?”

  李梦梦脸“倏”地涨红了,向上看:“我至少一米六三的……”

  “你别踮脚呀。”女医生不耐烦地向下压了压钝重的标尺,在线绳拴着的册子上,沙沙记下数据。

  然后是体重、三围等,这倒与报上去的数据没什么出入。

  “行了,回去吧。”

  李梦梦穿上鞋,拉开帘子。

  “下一个,徐小凤。”

  李梦梦走回到候诊室,一个女孩立即凑过来,问检查严不严格。

  女孩穿着土气,头上别着红色塑料发卡,头发出油,话里的蹩脚的方言腔调还未褪去,李梦梦戴上口罩,一双眼不离手机:“还能怎么严,又不是选妃。”

  “你知道刚刚那个徐小凤吗?她是清河a大的,听说中介给她开口报价就有七万七。”

  其他的女孩立即看过来,都露出惊讶而歆羨的表情。

  “这有啥,我也有七万七。”说话的是个大喇喇的小太妹,一对大圆耳环,蓝色眼影,涂抹得像个幺鸡。可是这么样折腾,还能看出来肖似周迅的底子,也难怪值七万七。

  她抱着怀:“开始他还不乐意。我就告诉他,老娘这样的长相,正常的智商,也就是生在狗窝里,要是有钱了,咱也能考上a大。”

  聚集在小诊室里的女孩,除却年龄相当,打扮、衣着千差万别。像李梦梦这样妆容精致的不多,有不少穿着工厂制服、脸带高原红的,手挽手聚在一处,似乎是一块来的。听了这话,都笑起来。

  吊扇吱呀转着,浓郁的消毒水水气味之下,浮动一股若隐若现的一楼公寓地毯发霉的异味。挂钟的指针指向三点。

  幺鸡说到兴处:“我先上个厕所。”

  “我也想去。”

  “我也想上。”

  老式公寓里没有厕所,一屋子年龄相仿的年轻女孩都站起来,那聒噪声由及远传到了走廊。

  李梦梦放下手机,松了口气。

  候诊室里只剩她一人,安静了许多。掉扇的风落下来,墙上一张图钉钉着的清河市底图,卷了一只角,被风吹得轻轻作响。

  李梦梦忽而感觉到右边脸颊有点发麻,她抬起手打哈欠的瞬间,差些吓了一跳。

  她面前悄无声息地站着个约有五六十年纪的老妪,一身洗得发白的蓝衣裳,身材干瘪瘦小。一只眼睛烂汲汲的,稍微侧过头去,只拿另一边正常的眼睛看着她。手里捏了个空的一次性纸杯,杯口朝她晃晃,怯生生地嘟囔着什么。

  一开始,李梦梦以为她是地铁上常见的乞丐,看着纸杯皱眉头,向后靠去,摆了摆手,意思是没有零钱给你。好半天,她才听清楚她的话。

  说的是清河市本地方言:“妹,我口渴。你有没有水?”

  李梦梦这才注意到她的衣服虽然旧,但并不算脏,斑白的头发也梳得整齐,她顿了顿,指向了门帘:“饮水机在医生办公室里。”

  “喏,对面。”

  老妇迟钝地盯着她看了她一会儿,慢悠悠地转身往外走。

  她的一条胳膊无力地垂在身侧,一只穿肉色丝袜、黑色凉皮鞋的脚掌外翻,金属搭扣开了,拖在地上,“啪嗒”“啪嗒”地走远了。

  片刻后,徐小凤扣着内衣回到候诊室。

  “你怎么样?”

  李梦梦在小姐妹面前,顿时活跃了许多:“她发现我身高不够了,不会扣我违约金吧?”

  “应该不会吧。”徐小凤装着耳机线,随口安慰道。

  李梦梦有点怨恨地看了她一眼,“你身高都够了,你当然不担心。”她垂下脑袋去:“……学姐,我还是有点怕。”

  徐小凤抚摸她的肩膀:“别怕,就跟鸡下蛋似的。你不用它,每个月变成姨妈也浪费,用了还能赚外快。我看上para z的那款裙子好久了,你不是也想快点搬出去和刘路同居吗?”

  李梦梦没再说什么,将报告单胡乱塞进包里。

  “且慢,我去上个厕所。”徐小凤抿唇一笑,放下包哒哒地跑到了外间。

  李梦梦复颓下身子玩手机。

  帘子被掀起来、有人揍过来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抓起包站起来:“走吗……”

  直到觉察不对,抬起头来,面前站着刚才那个蓝衣裳的老妇,直勾勾地盯着她。手上的纸杯空空如也,仍旧朝着她晃荡晃荡,嚅嗫道:“妹,我口渴呀。”

  李梦梦有些烦了,“不是跟你说在医生办公室吗?”她站起来,干脆背起包,挤开她直直往门外走,“我带你去。”

  身后“啪嗒”“啪嗒”的金属搭扣碰地的声音滞缓地响着,一阵湿冷的疯掠过脖颈,李梦梦忽然嗅到一股很淡的特别的味道。

  这气味又腥又咸,莫名地有些熟悉。

  她忽然反应过来,不知什么时候起,身后“啪嗒”“啪嗒”的声音消失了,奇怪地转过身去,墙上地图浮动,吊扇旋转,将灯光劈成无数份,诊室里空无一人。

  双肩一重,那股奇怪的气味蓦然变浓了,好像就从她衣服上传出来似的。

  李梦梦嗅两下,慢慢地扭过头去,侧脸先是蹭到了类似发丝的东西。

  随后,近在咫尺的是皱纹密布的紫黑色眼睑,和灰白无神的、落了苍蝇的瞳孔。

  *

  “铃铃铃铃铃铃——”

  “喂?”

  清河的夏天,约莫五点天晨曦就现了,麻雀在电线上啾啾蹲了一排。老市区派出所打印机咯吱咯吱吐着纸张,人来人往。

  办公桌上早餐豆花腾腾地冒着白气,腾到窗棂漏出来的橘色晨曦里。吃豆腐脑的民警使劲吸溜着吹气,听筒离了耳畔,用手捂着,稍微回过头去:“一个大学生说给‘东西’吓着了。”

  “哪儿啊?”

  “长海小区。”

  “又是那片。”

  搭话的是个寸头的老民警,警服披在身上,幸灾乐祸地摩挲着满是胡茬的下巴,“转给‘特派’呗。”

  民警接回线去,按了“08”分号:“女士别哭……你稍等啊。”

  披警服这位老民警姓蒋,叫做蒋胜,整嘿嘿笑着离了座,端起保温杯,晃晃悠悠踱到了贴着“特别派驻”的办公室小隔间外。

  隔着透明玻璃墙,看得见里面一个十六七岁的黑色t恤的少年,一只胳膊撑着脸,抓着头顶鸟窝般的乱发,满脸阴郁地扣了电话。

  “肖专员?”老民警笑嘿嘿地推门进去,俯身朝办公桌上一扫,“特派专员也要写作业哪。呦,我看看,这个函数好像没写对。”

  肖子烈垂眸看着卷面,不胜其烦,嚼着口香糖的动作都变大了。

  这少年上身一件黑t恤,前面拿白漆写着“toxic”,后背画一交叉骨骷髅头,破洞牛仔裤,脚上蹬一双厚底的高邦帆布鞋,配上这张小白脸、嚼口香糖抖腿的动作——就这种模样的不良少年,派出所墙根底下一蹲一排。

  这一个,却大咧咧坐在清河派出所特设的办公室里抖腿。

  老民警熟稔地点一根烟,烟雾朦胧里道:“案子晓得了不?”

  肖子烈订正卷子,心不在焉地“嗯”一声。

  老民眯起眼,上上下下打量,都是不放心,摁了烟,神色趋于严肃:“你老板呢?”

  肖子烈皱眉头:“没老板。”

  “没老板?上次和我们对接的那个盛先生……”

  “老蒋,老蒋——”玻璃门“哗”地给人拉开,“你在这干什么噻,我们到处找你找不到,又来骚扰人家办公。”

  蒋胜应了一声,就往外走,临了想起什么,又扭过头去:“我说小肖……”

  定睛一看,办公椅上空空如也,作业本上仓促贴着一张褶成花的黄符纸,教中央空调吹得哗哗乱抖。

  一股冷气顺着蒋胜脊梁骨往下窜,眼冒金星,扶了把墙才站稳,心脏狂跳。

  “靠,人呢?”

  *

  “咚、咚、咚。”金属防盗门发出钝重的闷响,随后是一阵“刺啦刺啦”的窸窸窣窣。

  长海小区的老式筒子楼,用的都是这种防盗门,金属栏杆里面,填的是类似纱窗的绿纱网。后一种声音,像极了淘气的小孩在撕扯着纱网玩。

  客厅大灯开着,但灯罩里面落满了灰,时而闪烁两下,还没有窗外鱼肚白的天空亮。

  租住房不足三十平,格局窄长,屋里昏沉沉的。

  蜷缩在沙发里的女孩,用手捂着手机,崩溃地抽泣着,但声音压得很低,生怕被什么人听到了似的:“你怎么不在家,你在哪儿你?”

  “梦梦?我正跟朋友外面打牌……”

  李梦梦在私人诊所昏倒以后,醒来就尖叫着报了警,女孩们围着她又递水有递纸巾递平复了办天,结论是恐怕做了噩梦。

  但她让这噩梦吓怕了,不肯回到寝室里,徐小凤按她的要求,把她送到了男友刘路的租住房,没想到,刘路偏偏今夜宿在外面。

  “你家外面有响声,我好怕……你能不能回来……”

  “听不清你说什么……嗡嗡嗡…喂?喂?梦梦……”

  电话就这样断了。

  李梦梦抽泣着,手机上信号只剩了一格,网络连接也断了。

  想起警察说尽快出警,她拿手背擦了擦眼泪,坐起来,紧紧抱着一只抱枕,哆哆嗦嗦地按开了电视遥控器。

  “看会儿电视吧。”她若无其事地自语。

  屏幕亮起,入眼的是一部经典的古装喜剧,蓝白的画面闪动起来,屋里却仍然寂静一片。

  “硌哒哒哒哒……硌哒哒哒哒哒哒哒……”锁芯跳动的声音令人头皮发炸。

  李梦梦伸直手臂,眼泪夺眶而出,疯狂按动着遥控器按钮。

  怎么没声音?怎么没声音呢……

  “妹。”

  蓦然,机箱里总算传出了声音。

  “口渴啊。你有水吗?想喝水。口渴啊。你有水吗?想喝水。口渴啊,你有水吗?想喝水。”

  可电视里传出的声音,并不是原本的声轨,而是……

  李梦梦脸色泛白,蓦然尖叫起来,遥控器“哐当”猛地砸在了门板上,摔了个稀巴烂,两枚电池崩出,滚落在地板上。

  女孩脸色惨白地望着门口。

  ——结束了?

  门板之外。

  黄符纸贴在门上,哗啦啦上下翻动。

  黑色t恤少年靠在被画得乱七八糟的筒子楼白墙上,结成剑指的手收回,“咔吧”活动了一下手腕,

  脚下两撮灵符灰,徐徐冒着青烟。

  肖子烈沉着脸,黑黝黝的眸子锐利如隼,打量空荡荡的窄长楼道。

  刚才他看得清清楚楚,折成令箭的符纸燃尽的的刹那,蓝色幽光如冷刃横出,蓦然被一道赤红的力量“当”地架在空中。

  只这片刻,那“啪嗒啪嗒”的声响急促地顺着水泥台阶层层下跌,阴气四散,楼道残破的橘黄感应灯明灭几下,转瞬亮起。

  少年阴沉着脸,踩在灵符灰上狠狠碾了碾,手机贴在耳边:“盛君殊,知不知道那老东西跑了?你凭什么拿了我的弓,还拦我的伏鬼咒?”

  作者有话要说: 哦 之前算错日子 8号就应该开了。评论还没开放,但是后台看得到,不小心看到这章的,给大家发红包=v=好了,三个月短期旅行,坐稳扶好